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小草奈何风》——转载自:防字604  

2017-01-18 11:00:50|  分类: 3-1.佳作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了《小草奈何风 r》

 

         小草奈何风

我一直承认,在很多问题上,我都处理的不好,即使是一些很个人的事情,不必在意别人去怎样评论,可我还是没个主见,犹犹豫豫的,如今,当老头了,对此反倒坦然了,总没个准主意怎么啦,不定性也是一种性格嘛,随心所至,今日喜水,明日爱山,信步而行,没有目的地,只看眼前风景,挺好!

回想起来,上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我还是挺有蔫主意的,眼下我要如何如何,将来我一定这般这般,规划的很远。文化一革命,我先吓了一跳,偷偷算了一下,凡是我认为美好的原来全是修正主义的,我是不是已经中了什么毒了,走不了革命路了?为什么遇到问题,我一去想,准想错呢!

一上中学,给了我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从西郊转学到城里,谁也不知道我曾是棵修正主义苗子,大家又平等了,那我就混在革命青年堆儿里一起前进吧。

新生入学,阶级斗争是第一课,学校给新生每班分了一个黑帮分子斗争批判,我班分到一个姓何的小老头,胡子拉碴的,佝偻着,人低调到那种程度一定会是身处地狱般的感觉。

由学校的人介绍了何老师的种种可恶之后,我们便开始施展,何老师上过民国时期的学校,在人民受压迫,要饭、拉洋车的时候他上洋学堂学洋文,而且他还跟人说过,说……,说过什么不必去记,反正是不合时宜的话,我们就质问,你为什么说……!你说旧社会的学生比现在的学生好是什么意思!你反对共xx你该死!批判的气氛渐渐热烈起来,我们虽小也都见过些场面,知道革命该怎么革,何老师刚分辨说“我没有……”,大家就齐声喝道,你不老实,你死路一条!上去按他的头让他老实交代,往他脖子里倒凉水……如果道具齐全我们还会更多,可惜没有,这就使批判会的后半段有冷场的苗头,幸亏铃声响了,这一回合革命小将终于完胜。

三两日后忽然传来消息,何老师在关押他的房间用裤带自杀了,我们心里可能都会有一点震动,可嘴里念的都是标语上的句子,顽固坚持反革命立场,自绝于人民,死有余辜,简而言之全是他不对。

我的震动可能要大一些,我总想搞明白为什么他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反革命分子”都坚持下来了,却在运动相对缓和的时候绝望了,他遇到了什么,会不会和我们有关,他看到一群与他素不相识的孩子竟能与他有那么大的仇恨,也就因此丧失了最后的希望,于是在小黑屋里作出了那个决定,我们可能就是压垮他生活勇气的最后那根稻草。

我知道我大概又想错了,可还是忍不住想,晚上关了灯闭了眼还想,那小老头懦弱猥琐的样子和他最后的果断让我感到人性的复杂,我不敢承认,我怎么会对一个反革命有了同情。

我前些日子翻出一张当年写的学习体会,是看了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后的感想,写的时候我好像已经战胜了“小资情调”,纸上斩钉截铁地写道:……面对冻僵的毒蛇,会有两种态度,可怜它,把它放到怀里给它温暖,或者一锄头砸死它;前者是小资产阶级的动摇性,革命不彻底性,后者才是一个坚定革命战士的应具有的本色,我有时会被人民的敌人那种可怜的假象迷惑,说明自己离一个坚定的革命接班人还差得很远,今后一定……

行了,别再往下抄了,现如今的年轻人一定已经不相信了,太可怕了,一个半大孩子能说出这么冷冰冰的语言,不可能。而看看左右,我也知道,我的那些同龄人一定不会怀疑我的叙述,大家都是草芥,总是被动着,在任何洪流的席卷中都免不了要随波逐流地换换样子,变成啥样都是可能的。

 

 

 

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篇五中师兄的回忆,描述了何老师文革前在课堂上的风采,是个才华横溢、神采飞扬、敬业创新、受学生欢迎的师长。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