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春华秋拾—13》——萨日朗  

2017-12-26 15:59:24|  分类: 1-2.6.1纪念826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萨日朗《《春华秋拾—13》》

 

 

春 华 秋 拾—13

 

——在巨力河插队的故事

 

萨日朗

 

 

“九大”与屠羊

 

六九年的四月中共在北京召开“九大”,那时我们刚从北京回村,开始下地干活了,主要是跟车送粪。那阵子有一首歌叫《满怀激情迎九大》,广播里整天地唱。“九大”闭幕发表《公告》那天晚上,公社让巨力河的老百姓都到公社门口集合,准备广播发表《公告》后,在村大道上**庆祝!公社还准备了锣鼓和鞭炮,粮站那边,以傻老马为首的几个人还准备着要扭东北大秧歌!

 

我们送了一天粪,在小队部记完工分,就前往公社门前集合。说实在的,那时真没有什么“革命热情”和“政治积极性”了,太想上炕睡觉了。于是我们队的几个知青就溜进发电机房,靠墙根儿抱膝坐在地上,头枕着膝盖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会儿,听见外面人喊马叫,还有羊咩、咩的叫声。睁眼一看,身边都是羊!起身走出发电机房,只见对面兽医站院内,正拉着几只上百瓦的大灯泡,兽医们正忙着给几匹马换掌,出出进进的还有几个蒙族牧民,这几匹马和一群羊都是他们带来的。

 

天黑了,牧民饿了,开始准备自己的晚饭。他们并不知道什么“九大”,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聚集这么多人,只是专心地张罗自己的饭。只见一牧民撩起袍角掖在腰间,猫腰摸向羊群,一个健步抱住一只羊的四腿,一摇一晃地走出羊群。在一小块空地上,他将羊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用自己的两脚踩住羊的两条后腿,从自己的靴子里拔出一把尖刀,毫不迟疑的刺进羊的前胸,拉出十公分的一道口子,拔出刀,将自己的手伸进前胸,感觉是在里面摸什么,之后猛地一拉,那只带血的手托着一只蠕动的羊心展现在围观人们的面前!大多数人都在一片惊呼声中闭上了眼!很快一张完整的羊皮就挂在兽医站的墙上,几个牧民在兽医站的院内隆起一小堆篝火,开始烤羊肉。他们打开行囊取出白酒、炒米,旁若无人地享用自己的晚餐。

 

欢庆的锣鼓敲响了,围观的人群纷纷走向公社大门,只见傻老马腰间系着一条红绸,随着锣鼓点的节奏,扭在**队伍的最前面。

 

直到今天我都无法将这样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场面统一在一个时间和空间里。但在那个特定的年代,牧民们能在自己的生活中表现出那种自然,那份自信,着实让人钦佩。

 

 

      

 

串村不仅是男生的专利,我们女生也串村,只是串得少而已。六九年的盛夏,和五队知青分家后,我们六队的女生曾放下锄头去了一趟乙旦加勒嘎。

 

出巨力河村西口,顺着大道一直向西走,大约走上三十多里地就到乙旦加勒嘎了。那天早上我们用水壶灌上米汤,用铝饭盒装上一盒小米,上路了。

 

大家边走边唱,一边采集各色的野花,一边用青草编成溢着草香的帽圈带在头上……,远离令人疲惫的村庄,远离队长、老乡带者审视的目光,我们突然找到了自由得像飞鸟,愉快得像春风般的感觉!串村可真好!一路上我们都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

 

中午之前我们进了乙旦加勒嘎村。小梅有贫宣队的经历,认识不少这里的知青。但当我们和知青们打了一圈招呼后,发现没饭吃。他们分家了,不是按队分,而是按人分!据常串村的男生说,他们到别的村集体户,进屋就脱鞋上炕,哥儿几个、姐儿几个好吃好喝一顿招待。看来情况有变!要不就是吹牛!人家一人一灶,怎么招待我们这一行人。村里有个知青提议,带我们去附近一位蒙族额吉(阿妈)家吃饭,问我们带了什么?只有一饭盒小米。够了。

 

于是,一行人出村,又在草地上穿行数里,看见一座十分破旧的蒙古包。在几声呼喊过后,从包中弯腰走出一位衣着破旧的老额吉。见到我们好像见到久别的亲人,非常热情地拥抱了我们每一个人,还将她突出的、晒得黑中透红的高颧骨用力地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顶一下。包内和包外一样的破,不知老人冬天是怎么过的?额吉不大会说汉话,表达与交流时连说带比画。她有儿子在外放牧,秋天会来接她去定居点。老人家在这里看护着两头奶牛,还有几只羊,夏天她还可以打草为生。说话间,老额吉提起一只小木桶向自家的奶牛走去。不一会儿我们每人喝到了一碗带着母牛体温的鲜奶。我们把带来的小米送给额吉,她像孩子一样笑出了声。吃罢炒米和硬得硌牙的奶豆腐,喝了奶茶,我们起身向老人告别。她依旧是热情地拥抱了我们每一个人,依旧是用她的高颧骨顶一顶我们每个人的脸。老人家穿的是一身汉装,破旧的背心,破旧的长裤,脚下是一双解放鞋,只有头上缠着的那条布带告诉我们,她是额吉。

 

如今每当听到《草原恋》那马头琴般悠扬颤动的旋律,听到那“无论我走到哪里,总能看得见你在举目遥望”的歌词时,我的眼前都会浮现出当年老额吉向我们挥手告别的情景,泪眼朦胧。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