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春华秋拾—17》——萨日朗  

2017-12-29 15:34:58|  分类: 1-2.6.1纪念826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 华 秋 拾

 

——在巨力河插队的故事

 

萨日朗

 

 第三篇  公元一九七零年

 

米  芯  子  猪

 

七零年开春回到集体户,发现自己的大号洗脸盆不见了。可以说那是我们集体户里最大的一个搪瓷盆,直径有50公分。寻找时发现它放在锅台的一角,里面装了大半盆的猪油。一问过冬的同学,听到一个惊人的故事。

春节前,公社粮站杀猪卖猪肉,结果被杀的大肥猪里有一头是米芯子猪,那肉一切开,猪绦虫的卵真像米粒一样,提着那半扇肉一抖,扑拉拉地往地下掉!大家当即就傻眼了。按规定,这猪肉不但不能卖,还应深埋。可一头大肥猪养了足足一年,吃了不少粮食,还花费了不少精力,粮站负责人舍不得埋。于是有人提议:“把这猪卖给“青年”吧。”

随后少华被叫到杀猪现场,开价五块钱就可以把这一百多斤的大肥猪拉走。旁边还有几个人不停地出主意:你们可以把猪肉全犒成油,完后油渣儿也能吃,猪油炒菜可香了……

少华犹豫再三回集体户和在户的同学们商量。的确,五块钱买头大肥猪是极大的诱惑!大家整年的缺油少荤,这一头大肥猪得熬出多少油呵!够吃好几个月呢!买!大家凑钱到粮站拉回了那头米芯子猪。无法想象那头往下掉“米粒儿”的猪,他们是怎么切成块儿,放进大柴锅里熬的!猪肉一点没敢吃,全熬成了油。可看着那堆尖儿的一盆油渣儿,他们还真舍不得倒。大家琢磨着,这猪肉都炸成油了,那虫卵肯定是死了,看着看着就绷不住劲儿了。男生先诈着胆子下了筷子,谁能说肉不香!女生也随后尝了尝。就这样,杠尖儿一大盆油渣儿,全都在那个冬天就着大碴子饭下了肚儿。那盆白花花的猪油不光是炒菜,男生还经常偷着拿它拌饭,比炒菜吃解馋!顶饱!

谁料,就在一九七零年,全国掀起了“一打三反”运动,粮站负责人被揭发把米芯子猪卖给“青年”,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受到了处分。其实这事和“一打三反”也没什么关系。那“一打”应该是“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三反”是“反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可在农村搞运动,就你有“毛病”也只能“运动”你了。

好一段时间,我们集体户里,凡是吃过油渣儿的人都提心吊胆,生怕肚子里长出猪绦虫。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担心也渐渐淡出了记忆。所幸,大家都平安至今。只有少华在部队时,闹过一场虚惊。

少华参军在北京军区,因踢球的特长,被选入足球队。一次踢球小腿负伤,包扎处理时,他发现自己小腿腓骨内侧用手一捋不平,有一粒粒的小疙瘩,顿时觉得头发根儿发炸,心说不好,可能是猪绦虫。球队的指导员、卫生员一听他的经历还挺紧张,不知怎么办好。结果指导员无意间捋了一下自己的小腿腓骨,手感和少华的一样;卫生员也捋了一下自己的小腿腓骨,手感也和少华的一样。咳,原来人人如此,只是一场虚惊。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