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春华秋拾—18》——萨日朗  

2017-12-29 15:35:55|  分类: 1-2.6.1纪念826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 华 秋 拾

 

——在巨力河插队的故事

 

萨日朗

 

小  队  部  大  院

(一)

因为住在小队部大院儿,我们集体户没有自己的园子,也没种过自留地。所谓“大院儿”就是南面和东面有一道八、九十公分高的干打垒土墙,向东有一个豁口。队里的水井和碾道都在大院儿的东南角,所以我们挑水和推碾子都比较近便。院儿的西南角是一溜儿马棚,南墙里有几根粗壮的拴马桩,白天经常是拴着我们六队一匹黄膘儿马子(种马)和一头大黑驴(种驴)。为了保证种马和种驴的健壮,队里有专人照看它们的饮食起居。再看那儿马子,比其它的马足足高出半个身子,四只蹄子有小脸盆那么大,膘肥体壮,颈上披着长鬃,身上的皮毛又光又亮!我们真替其它的马羡慕这匹种马,它整天不劳动,还好吃好喝地让人伺候着!

六队马房的马倌叫崔本,除了配合车老板儿管理六队拉车驾辕的那几匹马,就是这匹黄膘种马和大黑驴的专职马倌。他每天为它们打扫马厩,带儿马子散步,刷洗皮毛,还要给它们配精饲料,有黑豆、胡罗卜,每次配种前还要磕上大半瓢鸡蛋,一并拌在种马或种驴的食槽里。看见崔本磕鸡蛋,馋得我们直咽口水,不由自主地追着崔本问:“儿马子能少吃几个鸡蛋吗?”为让种畜吃鸡蛋,崔本在大院儿里养了一大群鸡,鸡窝就在我们知青柴火垛的南边、院儿东入口的墙根下。自打搬进小队部大院儿,我们就老惦记这个鸡窝,还真成功地吃过儿马子的鸡蛋,有情况时也摸黑吃过鸡蛋它妈。老崔本知道鸡蛋少了,可从来没向队里告发过我们。不过他会笑嘻嘻地提醒我们:“鸡蛋可以吃,就是别把鸡蛋它妈也吃了!”

平日里崔本是个说话不大着吊的人,不知是否养马的缘故,他的长相也很有马缘。脸窄而长,大鼻子大眼还有一张翻着厚嘴皮的大嘴,特有漫画感。他常年在队部院儿里干活,所以是我们集体户的常客。一来二去,就成了集体户的“熟人”。“熟人”对我们最大的帮助就是常常背着队里,让我们用大黑驴推碾子。按规定,能使队里牲口的只有“五保户”,而我们算“劳动力”。不过我们总是夜里推碾子,也为使用大黑驴创造了条件。但崔本的最好之处不在于让我们用队里的驴,而是没驴的时候,他让我们用他自家的驴推碾子!他对知青的这点儿好,我们还真不能忘!

(二)

开春后,小队部大院儿里就变得很忙碌。敲猪,吱哇喊叫;前来配种的叫驴,拖着长音引吭高歌;车老板儿为出车、收车的事在院里套车、卸车地忙活着;牛倌赶着收工归来的牛们到井沿儿饮水。每到傍晚,来小队部登记工分的社员也是陆陆续续。一些年轻的男社员还会特意到知青集体户串门,在男生宿舍里唠嗑吹牛,讲村里的奇闻逸事;还有的人居然会拉二胡唱小曲:“一更里呀……,二更里呀……”。男生宿舍成了他们的俱乐部。公元一九七零年,我们和社员的关系一下变得挺融洽,好像乡亲们也不拿我们当外人了。男生开始抽旱烟,学喝酒,还学着老乡的样儿捉拿身上的虱子!

少华是我们队唯一敢和老乡喝酒并且有喝醉经历的“青年”。那大约是“五一”前后,他在民兵营长娄玉卓家喝酒,席间为给人家拿毛主席纪念章,回集体户。结果我们眼见他打着晃摔了一跤,爬起来,两腿拌着蒜继续往前走,到了大院儿的东口,感觉他要进院儿,可一抬腿就跨在墙头上,一抬腿又跨在墙头上,两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好不容易东倒西歪地进了屋,倒在炕上就天旋地转起不来了。后来就听见他的呻吟声不绝于耳,想必是特难受。我们叫来老乡,问怎么办?有人说:得把他抬到屋外去;有人说:得让他把酒吐出来……于是几个老乡把少华从炕上抬到了院子里,找来一件皮袄垫在身下,少华依旧是不停的哼哼。为了让他吐酒,两个老乡抬起少华在地上转,居然没吐。怎么办?有人提议:给他灌点儿泔水,恶心就能吐出来了!结果尝试时遭到少华的拒绝。他虽然难受,但意识清楚!

后来少华回忆说:当时喝的是医用酒精兑水、兑青果色酒,喝的时候没觉得怎样,过后是真难受!当年老乡们喝酒那是极大的奢侈和享受。但能喝上真正白酒的人却很少,多数人喝的都是卫生院医用酒精兑水的白酒(绝对的自造假酒)。我们村曾经发生一名串村男知青喝这种白酒,造成心脏麻痹死亡的事件。头天晚上他与人喝酒,第二天上午发现他躺在炕上没了呼吸,叫来王文彦,对他进行了40分钟口对口人工呼吸也没能唤回他的生命!现在想想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才能如此地“临危不惧”。

(三)

开春抹房是件大事,当年村里的房都是用泥抹顶子,为防止漏雨每年开春还要再抹一次。抹房要请泥瓦匠,请帮工,落忙的人要吃两顿饭。可我们既不会抹房,又做不出一顿像样的饭,还是问老保管怎么办?他知道“青年”的难处,于是自告奋勇为我们当泥瓦匠,让我们大家当小工。他告诉我们到哪儿取土,怎么和泥,放多少穰秸。早饭后一切准备就绪,他带俩男生在房上抹顶,我们女生在房下和泥、扔泥。好在有去年挖沟扔泥的经验,最终我们把和好的泥都扔上了房。抹房的当天,有不少老乡围观看热闹,就是看“青年”自己怎么抹房。不过也有老乡在围观的过程中义务指导和义务帮忙。例如,扔泥的锹要沾水,抹完泥的房顶要掸盐水……整个过程中我们都没停工吃饭,就是一鼓做气。收工前,按照老乡的指导,又在抹完的房顶上掸了一遍盐水。然后大家轮番爬上房顶,看看我们自己抹的房。谈不上成功,因为不够平也不够光。但至少今年不会像去年那样,屋里挂满了塑料布,炕上摆满了洗脸盆。

(四)

住在小队部大院儿里,我们还奇迹般的吃过娄队长家的鸭蛋!在没水的北方农村养鸭子本身就有点奇特,而那鸭蛋还让我们给吃上了,的确是奇迹!队长家总是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比如养鸭子。鸭子很小的时候爱和鸡群在一起,长大后就开始独立行动。娄队长家最近的邻居就是我们,而队部大院儿的东口永远是敞开的(因为没门),鸭子进了口向右一拐,就是我们知青的柴火垛。有一只要下蛋的母鸭,不知怎么就选中了我们的柴火垛,每隔一两天就扭搭扭搭地来了。最先发现这个秘密的是少华,因为他在院儿里养狗、养鸽子,还时常训练它们。他用手指当哨,只要吹一声,他的狗立刻闻声而动,以最快的速度向他靠拢。开始几次,少华都耐心地等着那母鸭下完蛋拽搭拽搭地走后,再去捡蛋。哈,比鸡蛋大多了,还热呼呼的!高兴!找不着鸭蛋的老娄家也纳闷,鸭子这是到哪儿下蛋去了?总是觉得鸭屁股那儿有蛋,一回来就没了,也不知下哪儿了?母鸭下蛋后和母鸡不一样,它不“报蛋”。母鸡每下一个蛋就会涨红了脸,咯咯哒…咯咯哒…地“报蛋”。那日,鸭子又来了,扭搭扭搭进了它的窝。起初,少华还是耐着性子等。可那天鸭子下蛋的时间好像特别长。一等不下,二等不下,少华忍不住悄悄到鸭窝那儿观察。鸭子有点不安,但还在努力下蛋。这时,墙外传来娄队长老伴儿的声音:“这鸭子又上哪儿去了?”显然是在找这只下蛋的母鸭。少华担心到嘴的鸭蛋吃不着了,索性从窝里揪出那鸭子,一看鸭蛋已在鸭屁股那儿露了头儿,一不做二不休,他抱住鸭屁股用力一抠,就听那鸭子呱…呱…呱…呱…大叫着,扑打着翅膀。少华隔着墙头把那只鸭子仍到了墙外,手里还握着那只带着血丝的鸭蛋。这回老娄家知道鸭子在哪儿下蛋了!打那以后,那只母鸭再也没来过!

(五)

七零年,回到集体户就开始推碾子做饭。人是铁饭是钢,多累多麻烦也得吃饭。六九年秋后,我们大家分的粮食有六、七千斤,都存放在小队部仓库里。开春进库取粮食,发现粮食少了好多。原来高高尖尖的一大囤粮食,不但尖儿没了,囤中间儿还有一个大坑。问管理库房的老保管和会计,都说不知道,还迟疑地解释说:“是不是让耗子吃了?”多大的耗子,能吃这么多粮食?后来想想,冬天有没回家的同学要吃饭,北新转走时卖了自己的口粮,也就没多想。

二十年后我们才知道,粮食确实少了!而且那些少了的粮食是被老保管和会计拉到粮站卖了!他们分了现金,就为全家老小过个年!

如果是当年知道真情,可能我们会冲动地和会计、老保管干一仗。头年在场院分口粮的时候,知青是最后一户。每人615斤毛粮的数是够了,但粮食的质量是全队最差的,不是秕的就是瘪的,出粮率也就60%~70%。当时真有被人欺负又敢怒不敢言的感觉。可就是这样的粮食还被他们偷着卖了,能不干仗吗?!

要说老保管和会计,那是我们在小队里最信任的人!他们曾经给了我们许多的帮助。在村里的那些年,我们真的没给过他们任何回报!一来是不懂,二来是我们什么也没有!他们都是小队干部,家里穷得也差不多是一贫如洗。连他们都弄不到现钱过年,可想当年普通老乡家就更困难了。如果那年我们与他俩干仗,他俩可能会撞在“一打三反”的枪口上!可正是“一打三反”运动的“反投机倒把”,使得公社和旗里根本就没有集市。妇女们在开春后,拿着自家攒的鸡蛋到供销社换几尺棉布,给自己的男人、孩子们做件小褂。乡亲们真是一年到头摸不到现钱!他们挣的工分,整好了能挣回全家的口粮;可孩子多的人家,连口粮钱都挣不出来,整年的辛苦劳作,到头来,还欠队里一屁股两肋债。谁家分过钱呀!村里有不少老人一辈子不认得钱!

想想,那也是一辈子!没钱的一辈子!我们真不能怨他们。感激那个保守了二十年的秘密,没让它在当年酿成恶果,也没让我们在回忆中后悔40年!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