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心之问 政治生命是我的需要吗》——gaochang300的博客  

2017-02-27 11:42:42|  分类: 5.1.3.老夫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之问                              政治生命是我的需要吗

 

至今我也没想清楚,“政治”何以变成了人的生命,而且必定成为我的需要?!这是一个很难解释清楚的问题。恐怕真正的疑惑是:我们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存在的那么多“政治”!

我上小学二年级时懵懵懂懂中戴上了红领巾,当时自然还没有听到有“政治生命”的说法,即便听说也无法懂得啥意思。有个小插曲,四年级时(1958年),见到大队长的红领巾是绸子的,我自己的是布的,心里好一阵生气,都是红领巾这明显不平等嘛!后来知道那是不同价钱买的,我不吭声了。暗地里还想争,到底争什么并不明白。初中三年,我身体不好,免体育免劳动(下乡类)就当然不是三好生,但学习并不差。好不容易上了高中,学校随着社会风潮掀起学习雷锋运动,自己就真的有些坐不住了,拍被大潮抛下去,成为落后生,就下狠心“要求进步”。于是乎在集体活动中我变得格外卖力气——高一入团,当上校学生会宣传部干事,高二写入党申请书,被选为团支部书记,高三被发展为预备党员(1965.11),是学生中第一批两名党员之一。一连串像是三级跳,我似乎真的获得“政治进步”,有了“政治生命”了!仅仅转过年来刚刚到6月,我的“政治生命”在狂风暴雨的被批判中戛然而止……

我不想详细描述那一段时空发生在自己身上和所亲历的一切!因为担心许许多多东西说起来是“犯忌”的!我可以而且应该说出来的是:那时候的政治生命是我(甚或我们)需要的吗?

真正浴火般经历过了中国社会急风暴雨般的社会生活,现在,我切切实实以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条!那就是受之父母的身心完整而独特的自己。所谓“政治生命”并没有哪一个经典著者权威阐释过,定义过。可以视之“子虚乌有”。其实,它只不过搞政治学的一些人,为了强调政治需要极而言之的一个说法;同样,搞经济学的一些人,为了强调自己学科的重要,还打造出过“经济X人”。这些不过是说辞,不该当真。倘若如当年我一样的热血青年为了政治的或是什么的目的而轻率抛弃真正的性命于不顾,那只能是悲剧!

我在文革那个疯狂年代中去过四川泸州,亲眼目睹山坡上铺满一片片被红油漆涂抹着的石头,一股股血腥气笼罩不散!据说,这是武斗中大胜一方为“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开辟的墓地,以备后人瞻仰。其实,地下的他们,大多数是被鼓动起来,领了几元几角钱,拿着长矛砍刀去向另一派冲杀的农民兄弟!他们的“政治生命”十分短暂,且并不辉煌啊!

还有我下乡所在的北大荒为抢救大水冲走的国家财产木头不幸牺牲的金训华,以及许多许多正面宣传中的一个个献出年轻生命的典型人物,他(她)们的政治生命同样不是可歌可泣而是令人惋惜与悲戚的。因为,他(她)们最可宝贵的生命被“政治生命”累及而轻抛了!

说及政治生命,只是现实生活的冰山一角,我们生活中的政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无时无刻不在。文革中城市老大妈打瓶酱油,还要和售货员对上“要斗私批修”的对口词。现代人讽刺那年代人太过愚蠢、苟且,殊不知“淫威”之下什么意思!

先说到这吧。

希望过目本文的友人留下思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