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心之问 生命需要认同吗》——gaochang300的博客  

2017-02-07 12:58:26|  分类: 5.1.3.老夫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之问                                生命需要认同吗

 

我的生命存在已经穿越了半个多世纪的时空。“生命是否需要认同”曾经不是一个问题,但近些年来在我却益发变得强烈起来,不再像以往那样天经地义的样子了。

问题缘起于——作为个体的人——我的感受。生命的诞生并不是自己选择的,而是父母双方决定的——我一直从众认同这一说法。细想想,似乎应该是母亲有更多一些的决定权。放开眼界我们会知道:非婚生的孩子往往是勇敢的母亲承担起养育的责任!在某些宗教环境下,坚持生育还要冒着生死予夺的危险啊!如果循着如此逻辑想下去,可以断定,母亲将是自己孩子第一个认同者!进而言,个体生命尚需要血缘同族,甚至社会国家的认同啊!因为,现代意义上的生命蕴含着权利与义务,责任与担当,道德与法则诸多相关联系,是不能被漠视的。

我一直记得母亲曾经亲口告诉我,怀着我待产的时候她染上了副伤寒!当年的社会环境里这是十分可怕的传染病啊!母亲痛苦不堪,父亲走投无路,临产在即,只得托朋友进一家教会医院接生兼就诊。不过那里唯一条件就是受惠者要对教会所属宗教表示某种形式的认同。显然,只好接受条件,我才得以艰难降生了。母亲度过危险,父亲有了第二个儿子,唯一不幸的是伴我降生并如影随形地跟着我大半生的是哮喘病、糖尿病、心脏病、皮肤病……缠身!幼年的我曾经自我感觉是父亲的“弃儿”,是家庭中不应该存活下去的一条太过羸弱的小生命。长大后,我在疾病中痛苦挣扎时,甚至怨恨过母亲,以致不止一次想到过自杀!

我的人生亲历告诉我,自己的这种感受,实在是很普遍的现象,因之使其具有了社会意义。所以,一对男女(或夫妻,或有生育能力的女人),一旦怀孕临产前务必郑重考虑好是否准备好了承担(得!)起养育一个不论任何情况的孩子的责任?!进而言,一个族群,一个社会,同样应该审视具备与否与其相适应的一系列的条件、环境和责任!那绝不是将N个个体需要简单相加就可以应付得过去的小事情。

在这个意义上,我必须心怀感恩与崇敬地说:我的母亲做到了全心全意养育了我!半个多世纪的北平到北京“国际大都市”里,母亲从养尊处优的“太太”生活中,坚韧地走出来,协助生活日囧的父亲,靠缝缝补补、粗茶淡饭地一个个带出了兄弟姐妹四个孩子读书长大,包括我这个病秧子老三。在我病中,母亲甚至不惜抽自体鲜血注射给我予以救治,真谓“以血饲之”啊!老人家晚年身患重病、孤守空房、双目失明,盼我返城相伴。其伟大精神我们后代实难以企及。

还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不能不忧心忡忡地说:有些国度有些时候,对于人的生育行为容忍度太过松弛,乃至放任。生育者们困苦地拉扯拖弋着一群群孩子,企望世界的恩赐。他们和孩子一起低质量的存在着,麻木地无休止的重复人的生产。我亲耳听到他们中有的领导者说,我们终究可以打败万恶的帝国主义,就是靠我们孩子多,生育强!我面对如此言说只有无语!诚然,他们的贫穷落后原因不能只归结在生育上,但这残酷地加重着他们的贫穷落后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苦思冥想,仅仅是新生命面对疾病威胁一个方面,就有数也数不清的问题需要解决,那么全部“认同”将是何等浩大的社会工程啊!去年,我国政府公安部门启动了解决“黑户”问题的重大项目,披露的数字是千万级!换句话说,此前,如此庞大的人群居然没有被社会许多基本方面所“认同”过!……我不敢想下去。

撂下笔之前,回到本题简单说两句。我的《心之问》,只选择自己人生感悟的比较大的问题,而且是自己曾经想过的问题,提出来一点认识,而已。无力与人争论(当下讨论问题是个太过奢侈的念头)。但欢迎各抒己见。

哎!该吃药了!就此打住。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