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2017-03-27 09:47:35|  分类: 1-2.1.2插队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


作者:王海峯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这是懵懂记事时,父母唱给我的第一首俄国歌曲,婉转而深沉。这也是我童年时最早会唱的,少年时曾用口琴,中学时代还用圆号演奏过的那只外国老歌。
哼着这支歌曲,我已记不清曾走过多少条样式各异的小路了,走过了中国,又走到了海外。那众多的小路穿越苍茫的时空和曲折的人生,或已淡漠了,或已消失了,唯有当年集体户门前那条曲折的小路始终镶嵌在记忆的深处。那是一条令人刻骨铭心的小路,曾挥洒过汗水泪花,曾伴随着血色浪漫……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岁月悠悠路漫漫。还记得1968年8月26日,我们告别了北京,来到那遥远荒僻的内蒙古科尔沁草原腹地的扎鲁特旗插队,开启了坎坷的人生之旅。当年,我是700多名"北京知青"中唯一因"家庭问题"被强制退役的军人,档案里夹着一页渴望留守海疆的血书,那是离开北海舰队某特种部队时割指写的……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记得,我们集体户位于比勒其日大队的村口,门前有条再寻常不过的小路,一头连着村东头开往鲁北镇的公路,另一头连着村西头,延伸至坝后那无垠的草原和巍峨的罕山。
东方破晓,我们扛着农具,沿着那条小路迎着日出走向大地;夜幕降临,我们伴着牛群,沿着那条小路沐浴星辰返回村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扎鲁特的秋季,天高云淡,金穗摇曳。一片片庄稼在镰刀飞舞里倒下,被捆城垛;一个个血泡集结在年轻人掌心,已排成行。扎鲁特的冬季,寒风凛冽,白雪皑皑。我们赶着牛车到很远的地方砍柴,一口雪水,一把干粮,冻僵了手脚吹透了衣裳,放山的号子在山谷里回荡。扎鲁特的春季,万物复苏,泥土芳香。我们迎着春寒、直面尘沙,犁地、点籽、滤粪、压墒,行走在那凹凸不平的田垄间,一望无际蜿蜒绵长。扎鲁特的夏季,烈日炎炎,翠绿苍茫。我们在青纱帐里铲地除草、追肥打药,汗水浸透了衣衫,锋利的叶芒将血痕雕刻在脸颊,手上……
相当一段时间里,每每收工归来,骨架好像被肢解,精疲力尽;手脚上伤痕累累,夜不能寐。没有人不感到艰苦,但没有人叫苦,谁也不愿临阵脱逃,更不想玷污"知青"那个时代的群体与称谓。在人生磨炼中的我和伙伴们,行走在集体户门前那蜿蜒曲折的小路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农村已不可怕和陌生,老茧记录了岁月与成长……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1970年秋,我被选拔到扎鲁特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任团组副书记并兼刑审工作。当时常佩戴手枪下乡复查案件,好几次夜晚骑马途径过集体户门前的那条小路。望着映在窗纸上那熟悉的身影与灯火,多想翻墙进去和伙伴们叙旧聊天,但铁的纪律令我望而却步,一次次含着泪悄然离去。我曾与同事们成功地处理了多起案件并受到了表彰,但这一切并未能阻止后来公安部一纸所谓"家庭重大问题"的结论而被清退的命运,我选择了默然与服从,因为这已不是第一次了。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1971年秋,我被调到扎鲁特旗商业局任秘书,融入了"牛羊猪蛋,购销调存"的繁忙商务中。在派驻道老都地区担当满都拉旗长的行政助理时,受惊的烈马曾把我抛进了壕沟还拖了好远,身体大面积挫伤,肺部严重积水,被抬进了医院。但不久,领导点名让我去赤峰、库伦、奈曼,参与一起涉及多名老干部的甄别案件。在草原上颠簸的车里,肺部隐隐作痛,结痂的伤口里渗出的血染红了衬衣,但我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只为对得起那份难得的信任与神圣的职责。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插队、军管、商业局的年代里,我每天几乎睡得最晚,目睹着伙伴们梦香后才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想做的事。在那微弱的油灯和手电光里,我曾偷偷地读过一些哲史、名著,《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苏联科学院哲学所)、《简明哲学辞典》(罗斯塔尔 尤金)、《中国通史简编》(范文澜)等。还曾为身陷囹圄的母亲(一个战争年代里参加了中国革命,后来又曾在中南海为国家政要口译内参影片的日本女人)写过检查、申述,几年下来竟读完十来部书,写了八、九万字。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两段被"强制退役"的经历,使我成了那个动荡年代里的"可以教育好子女",体验了太多的磨炼。东北师大期间,我曾被推选为化学系的两届团总支副书记兼学生会主席,但"极左"与偏见而被校方取消了留任長春退回边疆。内蒙执教期间,曾在那远离城市文明与物质极其匮乏的三百多个日日夜夜里,在那昏暗的马灯下与简陋的校舍中,我和几位老师带着化学、蒙语两个专业的140名新生,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在荒漠的盐碱地上建起了内蒙古民族师范大学的花吐古拉分校。一年后的校运动会上,当身着盛装、皮肤黝黑的分校方队入列时,全场雀跃,掌声雷动,走在队前负责人的我,耳际回响着运动员进行曲,心底涌动着苦涩与自豪……
离开农村以后,我曾数度重走过集体户门前的那条小路,生活的艰辛从没有低头妥协,命运的"不公"真想痛哭却未敢落泪。我并不坚强也非无情,只因为不想让同行在坎坷路途中的伙伴泯灭信心,曾经理解和帮助过我的好心人丧失期望。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1984年夏,著名女作家山崎豊子因小说《大地之子》初始曾采访过在日本大阪大学"读研"的我,"内蒙的生活你真得不苦?"我的回答,"很艰苦,但凡能用文字表达的就不算苦。我是幸运的,那里有善良的人群和朴实的民风。我在科尔沁学会了种地放牧,教书育人,懂得了善待彼此,豁达悲喜"。
"当你20岁才知道母亲是日本人,而且影响了你那么多年,不怨恨她吗?"我说,"曾经有过怨恨,但文革后期我们之间不止一次地真诚对话过,父母总感愧疚。但抚心自问,他们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人,无论什么出身,曾有过何种过节,但在面临着同黑暗势力殊死搏斗的年代里,他们最终选择了革命与奉献,才使我有了比别人思想早熟与进步的机会,我会心存感激他们一辈子。"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1987年春,我在日本工作了,從此遠離了曾經的故鄉和集體戶門前那條蜿蜒曲折的小路了,但那無限的思念卻久久留存心底,難以割捨……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插隊30週年的1998年秋,恰逢北方洪水,扎魯特一片汪洋,三百多名曾經的"北京知青"聚集在"薊門飯店"募捐賑災,我從日本特地趕了回來。那天深夜,大雨傾盆,迫降天津。當我一身濕漉出現在賑災會場並捐出了10萬日元善款時,央視記者用麥克風追問我為了什麼?我說,絕非義舉,只為感恩!30年前被部隊強制退役時,偌大北京竟無地容身,而那群質樸的老鄉、那片廣袤的土地卻收留了我、養育了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插队40周年的2008年秋,正值派驻国内做老总,我又星夜兼程赶到了那魂牵梦萦的扎鲁特。我们数百名"北京知青"为乡亲们奉献了"四个一":一张镌刻着扎旗变迁的光盘,一部记录着知青成长的专著(上下集),一场感恩故乡的演出,一片纪念插队40载的知青林(40亩)。重走在集体户门前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上,同比勒其日老乡们相拥而泣,依依惜别,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2013年,我从海外职场上退下来了,曾目睹和参与了中国汽车产业的兴起、发展。后来入围了海外华人专家学者智库(2014),应聘为北京市海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2015),出席了第13届中国科学家论坛并获优秀论文奖(2016)。在人生的小路上不甘寂寞,无言放弃。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明年(2018)又将是插队50周年的日子了,也许我还在,两鬓已花白,重归扎鲁特,继续哼着"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那支熟悉的老歌,沿着曾承载过多少苦乐悲欢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步履蹒跚,默默前行……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一切都已经那么遥远,一切又仿佛就在昨天。一切都是那么淡漠平凡,一切总使人眷恋思念……
2017.3.4(写於北京)

《铭刻在记忆中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王海峰 - 826专列列车长 -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