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关于关于撰写知青集体户春秋的倡议书》——王朴生  

2018-01-16 19:00:47|  分类: 1-2.6.1纪念826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王朴生写了一篇《三合屯集体户始末》,并提出 “趁着我们还能记忆,还能拿笔,应该把每个集体户的曲折历程简要记述下来,汇集成一本扎旗北京知青的《春秋》。它的亲历者有责任有义务去记述那段经历,留给我们的子孙,留给历史!”

       这是一个很好的倡议,把它和我们的《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结合起来,就可以梳理出更清晰的扎旗知青岁月。

       让我们都动起笔,共同记录知青集体户的春秋!

                                                                                      插队50周年活动 北京知青牵头小组

                                                                                                        2018.01.16


 关于关于撰写知青集体户春秋的

倡议书

当年在扎旗插队的老同学们:

你们好!光阴荏苒,2008年我们的圆梦之旅过后,又一个十年转瞬即逝了。今天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已年近古稀,知青话题也早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上山下乡是一个时代的悲剧,我们无须去讨论它的得失,历史自有公论。但那一段苦难岁月,毕竟是我们每一个人亲身所经历过的,况且它早已铸入我们的脑海,谁也挥之不去。

当年的无奈,我们是如何度过的,知青集体户又经历了怎样的兴衰过程,知青们又是怎么碾转跳出了那个曾经使他们赖以安身立命的村落,却是不应该被历史遗忘的。窃以为,我们的聚会不能仅仅停留在对往事的口头回忆上,因为时间会让这一代人逐渐老去,声音也会从社会上慢慢消失。

所以我斗胆倡议:趁着我们还能记忆,还能拿笔,应该把每个集体户的曲折历程简要记述下来,汇集成一本扎旗北京知青的《春秋》。它的亲历者有责任有义务去记述那段经历,留给我们的子孙,留给历史!

                                                                                           王朴生  2018.1.16

附:

三合屯知青集体户始末

王朴生

1968826,经历了两年多文化大革命的急风暴雨后,我们在校的一批北京学生还是无奈地离开了父母家乡,汇入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之中。经过几天的颠簸、跋涉,终于在831,抵达各自赖以安身立命的村落。从此,还有了一个终身不离不弃的名字——北京知识青年,简称北京知青。

三合屯大队的知青基本来自北京七中,共29人,分别安置在一、二、三队。一队有张阿珑、皮占鳌、周京生、孙晋、麻宝财、刘林、杨易、王东、沙镝、肖斌等十人,二队有李卓昌、王朴生、侯世政、高明远、陈德明、高艾、代新、刘宝玲、匡建华等九人,三队有蔡彬、赵嘉麒、赵昭昇、郭昌解、刘志国、刘淑兰、程疆、李骧、王云鹤、张淑芬等十人。

十七名男生全部安排在大队部北房东头的三间屋里住宿,对面炕大通铺。女生则按队分别安排在老乡家,一队住朱凤德家,二队住卜文和家,三队住郑德发家。食堂在大队部的东厢房里,由二队社员赵千担当炊事员,按照当时的政策规定,国家按定量供应一年的粮油,下个年度开始从生产队分口粮。91,我们来到各自的生产队,开始了名副其实的农民生涯,一切从头学起,劳动挣分,自食其力。

在经历了秋冬春夏之后,周而复始,转眼到了1969年的秋季。也就是说国家的供应临近结束,接着我们就要和当地老乡一样从生产队领取口粮了。下一步该怎么走,是生活面临的实际问题。因为我们的集体户已经不是刚来时的29人了,从69年初开始又增加了8个人,他们是李騏、蒋铁城、姚悌、劳国强、欧波、李沙兰、肖世兰、张咏梅。尽管1968年冬匡建华嫁给了当地农民郭金山,集体户仍有36人之多,而又分别隶属三个生产队管辖,由于各队的知青人数不等,每个生产队都不好单独给予适度的照顾。

1969年的“十一”开始,为了能提高伙食的档次,通过大家讨论决定,将36人的大食堂一分为三。全体知青搬到了新落成的有十六间北房的集体户,以队为基础建起了三个食堂。由于是初创,人们的心气还是很高的,三个食堂选出三个炊事员后,就热火朝天地开张了。真的和社员一样,生产队按人口分给了冬储的各种蔬菜,我们也学着老乡的样子上山割条子、编囤子准备积酸菜、腌咸菜。菜窖挖成后,储存了土豆、萝卜、洋白菜等等一应俱全,俨然一副农家日子。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无情地击碎了我们美好的愿望,三个食堂的发展是很不平衡的。

蔡彬、刘志国、周京生、孙晋冬天没回家,他们打破了队与队之间的界限,又合到了一起,冒着严寒还打了八车柴禾,瓷瓷实实垛在了集体户预留的大门东侧。1970年春天,回家探亲的同学陆续返回。经过蔡彬、刘志国等人的倡议,集体户在三队食堂的基础上重新进行了整合,并且又增加了三名新成员赵嘉骥、沙圣尧和戴明。无独有偶,他们仨全都是从陕西转插而来。同时,二队的张咏梅转插河北遵化,刘宝玲、肖世兰也转去河南。赵昭昇在探亲期间因刑拘被判在大兴劳改。在集体户的重整过程中,刘林、麻宝财、陈德明、高明远等四人则游移在了集体之外。即使这样,集体户仍然还有31人之多。

1970年,也是三合集体户集中力量搞基本建设的一年,最大的工程就是四尺高、七十多丈长的院墙,当年全部竣工,还修建了男女厕所,这件事在三合屯的影响很大。当时全村除了大队部其他任何人家都没有厕所,更不用说还要分出男女了。此时的三合集体户正处在一个全盛时期,有人戏称为是三合屯的大户,扎鲁特的豪门,可以说毫不夸张。但三合知青部落的式微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的,是所谓盛极则衰吧。9月份,高明远因病回京而后入伍服役。幸亏10月份的五个招工名额没人被录取,否则多米诺骨牌效应可能会来的更早。年底,杨易、程疆、劳国强等三人参加了旗里组织的一打三反宣传队,从此再无归期。

1971年,扎根农村的大坝开始动摇。春节后,赵嘉麒被抽调参加了扎旗第一期师训班,代新继杨、程、劳之后也参加了“一打三反”宣传队,陈德明招工去了科右中旗铜矿。夏初,李騏病退回京。秋季,劳国强、蒋铁城招工去了通化,赵嘉骥上了吉林师大体育系,张淑芬招工去了长春,李骧也南走唐山。而扎旗第一期师训班毕业的原保安屯北京知青冀寅生,因分配到三合屯小学任教,却成了三合集体户新的成员。冬季,杨易由宣传队去了财政局,程疆、沙圣尧上了扎旗第二期师训班。尤其是“913之后,人心日益浮动,我们会走向何方,将来的出路何在,应该说大部分人都在自问,只不过不能对人宣示而已。冬天张阿珑回京探亲期间,因刑事犯罪而被送到镇赉监狱服刑。新一轮的宣传队,使一批人短暂走出了三合屯,到来年开春他们却又全部回归到原来的岗位。

1972年春,集体户提出了“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团结的事不做”两条作为原则,以求得内部的和谐。由于天旱不雨,生产队不忙,我们开始了新一轮的集体户基本建设,上山起石头,砌猪圈,修补院墙,挑水种园子。在很多照片中,也见证了园子里的丰收景象。当时留下来的人还能有此精神,是出于什么动机,今天很难说得清了。走不了也得活下去,可能是多数人最朴素的求生意识体现,或许还有人胸怀壮志。即便如此,知青部落的动荡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很快肖斌上了吉林医专,姚悌、侯世政、孙晋相继离开,或去河南或去山西。10月,李宁昌由云南兵团转插三合屯。有走的还有来的,对于留下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安慰。

年底,集体户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塌方,沙镝、欧波、李沙兰、郭昌解几乎同时接到家长单位接收家属的通知,而蔡彬也决定要办困退回京。此刻,真让人感到三合集体户的大厦岌岌可危!杨易特地从鲁北赶回来为她们送行。几年间,我们同甘共苦,留下了人生难忘岁月的印痕,人们互道珍重,洒泪惜别。在祝福她们的同时,剩下的人也在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往前看仍然是一片茫然,人谁不悲!尤其是李宁昌“我刚来,你们都走了”,其心情的失落,难以言表!此后,每当我们唱起杨易回来教会的《阿妈妮》《樱花》这两首歌时,当时凄惨的场景就会在脑海中浮现,而且很多年后都挥之不去,可见这件事的影响之深。

时间到了1973年,集体户里还剩下刘志国、周京生、王朴生、高艾、李卓昌、皮占鳌、王东、刘淑兰、王云鹤、戴明、李宁昌等人,他们各在其位,依然栉风沐雨,没什么盼头了,日子过得倒相对稳定。蔡彬则留在京侍奉年老多病的父母,兼办困退回京的手续。通过几年的积蓄,集体户的家底堪称雄厚,春节、五月节加上“八二六”必定杀猪改善生活,那情景已非一般的农家可比了。夏天的时候,集体户居然还增加了新鲜血液,金如军从东北兵团转插而来,加上公办老师冀寅生,我们似乎还是风风火火。十月,上级给了戴明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名额,被批准上了通辽农牧农机学校。其年刘林转回北京。

斗转星移,1974年来临。工农兵学员再次招生,王云鹤被推荐入选,也进入通辽农牧农机学校学习。9月,蔡彬困退回京的手续办成,谢友昆、韩科也分别从香山和必喜赶来送行,大家开怀畅饮,场面热烈而又依依不舍。年底刘淑兰、王朴生招工去了联合屯煤矿。19751月,王东招工去了旗工程公司,皮占鳌去了扎旗皮革厂,未几李宁昌也病退转回北京。到了年底,李卓昌、金如军病退回京,三合屯集体户的大厦真的轰然倒塌了。其年麻宝财也转回北京。

1976年,刘志国与三合屯一队妇女队长李长琴结婚;1977年末,周京生与一队妇女队长郑连霞结婚;高艾与三队妇女队长韩素荣结婚。三合屯的知青部落至此彻底解体,留在三合屯的北京知青们过上了真正的家庭生活。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刘、周、高三家真正融合到了三合屯的农民之中。刘志国的农科队一直坚持了走集体经营的道路,成果和效益都非常可观。为此,刘志国被评为哲盟劳模、内蒙自治区劳模,多次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表彰。

1986年,刘志国搬离三合屯到鲁北创业,1990年,携家带口回到北京。19881月,匡建华带领丈夫孩子离开三合去了江苏无锡。1976年,周京生任三合屯大队党支部副书记,1992年任三合村村委会主任,同年携全家回归北京。高艾长期在三合担任放映员、电工,1993年携全家迁回北京,当年的翩翩少年,已经步入中年人的行列。

至此,北京知青在三合屯的历史终于落下帷幕。而其前后所经历的轨迹,却是二十五年的艰苦岁月。

                                     2018.01.15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