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文明从学会道歉开始》——ELW  

2018-01-19 16:44:01|  分类: 5-1.2.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明从学会道歉开始 

(一)

在职时常同德国人打交道。他们有个习惯,总是把“对不起”、“抱歉”之类的话挂在嘴边。陌生人问路得先道声对不起,对方回答不了,也得先说声“抱歉”。

一次在德国乘火车,路上曾向女列车员询问回程车次,对方回答时忽略了车次表上每周停驶一次的备注,而我们正好那天返程。结果那天赶到车站才发现没这趟车,就去问询处问。值班员得知原委后,立即十分诚恳地道歉,作为补救,告知了下班车的信息;送我们来车站的德国同事闻此,竟也立即道歉,当我们登上车时还说:希望联邦铁路的失误不会让旅行扫兴,祝我们好运!

虽然那天很不顺,但值班员和德国同事的道歉却让我感到十分温馨。同时也备感惊奇:值班员竟如此相信我的话,即使是那位女列车员疏忽了,也不是他本人的错,他却肯于为别人去道歉,这种事我真是头一次碰到。

后来与一位德国朋友说起此事。他说,这很正常,道歉是最基本的礼貌,德国孩子懂文明是从学会道歉开始的。细琢磨,这话意味深长。

(二)

说起道歉,国人似有不同,在人际交往中,很少使用道歉语言,向他人道歉似乎慎之又慎,难之又难,为别人的失误去道歉更是不可思议。或许这源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西方认为道歉体现文明,故作为礼貌用语挂在嘴边;而我们却认为,做了错事才会道歉,道歉意味着认输、掉价,有失尊严。

六十年代上学时,一位来自上海的同学总喜欢说“谢谢”、“对不起”、“不好意思”之类的话。那年月要求“知识分子改造思想”,于是民主生活会上就把这同学批了一通,说是资产阶级的虚伪。现在想想,真是太过分了。

文革后,国门打开,改革开放,西方的文化、文明理念逐渐被国人认同并接受。然而,道歉却是例外。就我的观察,最不会道歉的有两个行业,一个是服务业,一个是医院。

(三)

去餐馆吃饭,经常会碰到按菜单点的菜却被告知没有,服务员会理直气壮地让你取消或更换,而不会说声抱歉,分明是餐馆不能照单供应,道个歉难道不该吗?

去超市购物,常会碰到上货员推着车在卖场横冲直撞,大声喊着:“靠边!”、“让开!”,却未曾想到,这会打扰顾客购物,难道不该要顾客“让开”前客气地加一个“请”字,说声“抱歉”吗?

医院就诊高峰时电梯繁忙,电梯工尖利的嗓音不绝于耳:“别上了!超重了!下去几个!说你呐!”难道不会客气一点,先说声“抱歉”再让人下去?

(四)

最不能容忍的是,患者就医中,对医院方造成的疏忽,不仅难于听到道歉的话,而且还得自己去设法补救。在三甲医院,我就碰到过几次。

那次看特需门诊,医生助理开单时,错将另一患者的“检查指引单”给了我。次日才发现,赶快去医院补救,医生还在,医助却换了人,因不是他开的单,态度很冷漠,让我再挂一个300元钱的特需号才肯重开。院方的疏忽却要我来承担。凭什么!

第二次,还是在特需门诊,医助给我开检查单时,多写了一项,付款后办理预约时才发现。吸取上次教训,赶快将其他项目预约好后,跑回诊室请医助删掉,再到款台退款,总算解决了。没承想,麻烦才刚开始。收银员是将原付款单作废后再重开的新单,随着原单的作废,预约好的其他几项检查也都作废了。而我对这一流程并不了解,直到预约检查当天才发现。结果很麻烦,我只得跑上跑下去各科室交涉,几近崩溃。在这一过程中,院方(包括开错单的医助)从未表示过歉意,似乎认为,理所应当就该着患者自己去奔跑解决。

最近一次是,预约好了中医院的专家号,交付了医事费,就诊当天却被告知停诊,原因是医生讲课,要求患者退号。门诊总服务台称,院方已通知了所有预约患者,我没接到通知可能是因为留的电话是座机,无人接听,责任又推给了我。重新挂号实在太难,我未同意。交涉的结果是,作为例外,我可以不退号,但下次就诊时需再另挂一50元钱的普通号,这似是最圆满的结果了。

再一想,医生停诊并非为救人或不可抗力,纯属院方安排不当,怎能对已预约的患者不做合理安排,就一推了之?作为例外通融,还让患者再挂一号,这合理吗?在整个过程中,无论当事医生、护士站、还是总服务台从未表示过一丝歉意,合情理吗?但却是现实,也是常态。

回到东西方文化这个话题,道歉真的有失尊严吗?默克尔肯于为前辈的法西斯罪行向公众道歉,得到了一片赞誉;而安倍拒不反思,立挺军国主义,却遭到了世人的不齿。

如果说这涉及受教育程度和文化水平的差异,我想也不确切。医生群体的文化水平最高,博后、博士、硕士占的比例最多,然而使用文明语言最少,最不懂道歉的也正是他们。

文章到此正要搁笔,准备发布时,又有新情况:今天上午去西苑医院看病,接诊的眼科专家在开方时,漏开了一项治疗费,交费时才发现,只得失望地返回来找她。当时她很忙,却立即放下手头的事为我补开,还认真地说了声:“是我的疏忽,让您又跑了一趟。抱歉!”

我愣住了,这是我求医多年来,从医生口中听到的第一声“抱歉”,而且出自于一位年长的专家级名医,着实让我感到意外,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感动之余,让我在失望之中又见到了一丝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