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短暂的赤脚医生经历》——谭颖  

2018-03-27 08:10:34|  分类: 1-2.6.1纪念826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暂的赤脚医生经历


记得上一次回三益庄,刚一进村占武的老妈迎上来喊我:“谭颖还记得我吗?当年你给我打过针?”我心里咯噔一下子,生怕她说落下了啥毛病……

1968年到三益庄插队后,没过多久便了解到乡亲们有病时抗着不去治,甚至连药都不吃。原因是医院距离太远,又没钱。偶尔会有知青把带来的药送给他们,但解决不了大问题。这让我萌发了学习一些医学知识,为乡亲们解除病痛的想法。1969年回京探亲期间,我常常跑到301医院针灸科门诊室,看医生如何扎针炙。当时文革期间医院管理混乱,针炙科设在院外搭的简易棚里,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出入,所以医生不知道我站在旁边干什么,也不轰我。就这样,学会了一些简单的针炙技术。后来,又赶上北京美术馆举办中医中药展览,我跑去参观了好几遍並作了笔记。离京之前买了一个针炙包及不同型号的银针,一本农村医疗手册,怀揣着治病救人又不用花钱的美好愿望回村了。回到村里,赶上老乡有个头疼脑热胳膊疼腿疼的,我就主动上门用针灸疗法医治,老百姓很愿意接受。     

转年(1970)大队张书记来找我,告诉我:大队干部开会了,根据公社的要求决定让你当赤脚医生,派你去参加公社举办的培训班。听后我很激动,因为这正是我想为村民做的亊,大队给我这个机会一定要努力学习好好干。记得第一期培训班是在新立屯举办的,联合屯医院的几位医生来讲课,这些医生来自天津6.26医疗队。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学习了农村常见病的诊断、治疗、中草药的辩认及制作针剂的方法等等。

    结束了学习回到村里,开始履行我的赤脚医生职责。说实在话,按自己当时的水平,当个护士都不够格,当年凭的就是一股子热情。三益庄村子不大,总共七十来户人家,村里也没有建专门的诊室。如遇病人来找,我就出诊;没有病人我就每天照常出工。一个药箱存放在集体户内,箱内的全部家当三大件: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另外有几支注射器,这些都是大队派我从北京购置来的。一天收工后刚回到集体户,一个村民来找我出诊,给她母亲打针。我嘴上应着:“你先回吧,我随后就到”,其实心里紧张的要命。别看扎针炙胳膊腿那儿都敢下手,可打针还没有实践过。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安慰我,有人说:别怕,练练不就行啦。刘季真喊:赶快拿出你的《农村医疗手册》再看看。我马上翻开书又复习了一遍要领。其实肌肉注射的要领我早已背得滚瓜烂熟。拿上注射器针盒,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朝她家走去。进了门,感觉自己心跳在加速,手心也冒凉汗,但表面上装做很镇定。我按照步骤进行操作,结果真是意想不到的顺利,返回路上心情极好。几天后又一个老乡叫我去给他打针,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感觉很轻松没有紧张,进门后做好了一切准备,一针扎进他的臀部慢慢推药,可没想到在拔注射器时竟出了意外,针管拔下来了,针头却留在了原位,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幸亏病人是趴着看不见,我赶紧把针管重新插进针头内用力拧紧,针头这才被拔了下来。有了这两次的实践,以后再也没有出过问题,越打越熟练,甚至还有的患者说:感觉没咋着就打完了。看来什么事都是熟能生巧。

1971年初的一天晩上,村民张银来集体户找我,说他五岁的儿子病了叫我过去看看,我急忙背上药箱直奔他家。进门一看,孩子面部通红眼也不睁,便知孩子在发高烧昏睡,我马上取出听诊器、体温表给孩子做检查。经过一番査看后,断定他不是一般的感冒病情较重,怀疑他是脑膜炎,因为当时正值春季是儿童脑膜炎的高发季节症状也像。我马上催张银派人去必喜、巨力合寻购青霉素,此药当时并不易买到,记得我还让买药的人给韩科带去了一张字条,求韩帮忙。买药的人走了,我一直陪在孩子身边用物理疗法给他降温,并没有解决问题,很快就出现了抽搐、昏迷,紧接着呼吸困难,待去必喜买药的人回来时孩子已经过世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我眼前看着就走了,心里感到愧疚难过……。收拾起我的药箱出了门往回走,抬头仰望天空三星已经偏西,早春的北方大地寒冷寂静,心里打了个冷颤,这时胆子突然变小了,越走越害怕,疑似有人跟着我,于是将手电筒朝身背后的方向照去,深一脚浅一脚地摸黑回到了集体户。

1972年底我离开了三益庄离开了扎旗,但这些往事至今历历在目。赤脚医生的这段经历,让我锻炼的更加成熟,还结识了不少赤脚医生中的插友。当年的冲动行为 ,一是受教育的结果,二是性格使然。虽然参加过短期培训班,凭借手中的一本《农村医疗手册》,靠着胆子大就敢动手给人治病,如今回想起那段经历,真是"肝颤",亏了没有治残一个人,否则哪还敢回去面对乡亲们。

……现在想想都后怕。

                                      谭颖

                                2018.03.26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