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增强版工农大队知青集体户简史》——工农大队北京知青集体撰写  

2018-05-15 22:23:19|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增强版工农大队知青集体户简史(5400字)

 

落户工农村

 

196882636名北京知青(1620女)来到内蒙古哲里木盟扎鲁特旗工农公社工农大队插队落户。这些知青29名来自北京三十二中,他们是:门国良、沈江、韦乃强、杨洪、付洁、宋云英、丁联平、侯小梅、王、王惠雯、刘小兰、张利群、胡兰、胡宜敏、黄燕湘、彭志信、钱瑞琴、刘、刘建中、沈杰、袁春云、张庆元、张左、王华传、杨茂、赵卫红、沈珍珍、常玉贞、陈宇。另有7名来自北京其它学校,他们是:韦钦炎、黄福康、黄福达、马梦燕、刘黎、徐德林、王大刚。

知青到来时,在大队俱乐部前受到了全村老乡的热烈欢迎。分配到第一、第二、第三生产队及园田队。由于条件有限,知青被分在5个地方住宿,在大队部设立食堂,第一年大队派边、柴两位师傅为知青做饭。边大爷吃住都在集体户,把知青当做自己的孙儿孙女关心疼爱,把着手教大家如何掌握主食的软硬,如何把握菜肴的火候。慈眉善目的老人时常和知青唠家常,讲民俗,平易近人,知青们也愿意与他聊聊知心话。

当时农村是半农半牧状态。村庄四周种的都是庄稼,平均每个劳动力有30亩地,经济收入在全旗名列前茅,每10个工分价值在2元左右。牧场在5区,那里有春天一眼看不到边的青草,夹杂着各种颜色的野花,还有众多水泡子供牲口饮用。牧民赶着马群趟过水泡子几个来回,水泡中的鱼就全都浮在水面了,一会儿就可以拣一大筐。牧场附近的蒙族同胞非常热情,有客自远方来,不问出处,来人就沏茶、上奶制品、熟肉热酒,盛情款待。村中老乡也同样热情,知青到村中笫一天,整理好住处,沈杰、刘建中、张左、张庆元一走上街,碰见村民王宝全,就被拉入家中,沏茶、上酒。从末喝过白酒的4人又不会拒绝,结果全喝吐了。

1968111马聪燕、马燕京、马燕城前来投亲靠友开始,加上后来的胡宜嫒、胡宜静、黄燕平、刘小竹、钱祥琴、胡宜之、黄福源等人,先后又有10名北京知青(37女)来工农大队插队落户。1975年,李文澎作为最后一名北京知青入住集体户,总计工农大队知青集体户共来过47人,2027女。

19694月中共九大召开,大队组织游行庆祝,敲锣打鼓吹唢呐扭秧歌。知青最初不会扭,走起来很搞笑。在社员指导下,很快就轻车熟路了。游行进行了三天,是知青融入社员中的重要活动。

开九大期间,大队革委会怕有“内人党”(“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简称。文革中曾发生挖肃“内人党”的冤案)破坏,给基干民兵配发了枪和子弹,是九九式汉阳造。枪支老旧,极易滑膛走火。不想真的发生了枪膛走火事故,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学陈宇。事故发生时,陈宇还不到18岁,就这样他永远地留在了工农村。

1969年春夏之交,大队派社员带领知青铡草、和泥、脱坯、盖房。不巧的是下了一场急雨,土坯变成了泥巴,这时许多人手都磨破了,但毫不气馁继续干。几个月后,在原来仅有四间旧校舍的基础上盖起了十四间房,男住西来女住东,中间是仓库与伙房。从小住在钢筋水泥、青砖青瓦房子里的知青们,通过土木农舍的兴建,知道了高粱杆捆成长龙当做棚;细草和泥抹成顶;上梁要系红布带;土坯盘炕靠手艺、墙砌歪了推直它、炕盘不热改烟道等劳动技能。一夏天的辛劳困苦,磨练了一批盖房能手。有了房,建小院。知青们一锹土,一锤石,用干打垒的方式围起了院墙。盖了猪圈,建了鸡舍,东有菜窖,西有柴垛,自种的角瓜墙根爬。分住在各处的知青,逐步入住新房。不再四海为家,不再寄人篱下,几十口人的集体户成了名副其实的庄户人家。因特殊原因,马梦燕、马聪燕、马燕京、马燕一家分出单立户了。

集体户内,知青分二人一组,每周轮换做饭。那个时候都是男女生搭配,倒不是为了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句俗话,而是每天洗菜做饭用水仅靠女生难以完成,而是要男女生各司其职。尤其是冬天,井口冰封就像火山口一样,四周的冰斜坡而上,中间的口垂直向下,水桶放到深深的井中左右摇摆才能打满一桶水。手抓在辘轳把上,时常会被粘住,摇十几圈才能打上来,挑着满满一桶水下冰坡,走上一段距离才能到家。这样的活儿应该由男生干。

开始做饭的时候,贴玉米饼往往会溜锅、烤焦;炒菜的时候,常常会半生不熟。知青们无论谁“上岗”,除了尽力而为外,还努力把自己家中的美食做出来给大家品尝。一件有趣的事记忆犹新:一位知青做了一顿山西风味名叫煮窝窝的饭,也就是将玉米面做成小饼放在玉米面粥里,结果回来晚的知青还以为贴饼子又溜锅了,二话没说,就把玉米面小饼弄碎再吃,引来一堂哄笑。

那时知青杀猪宰羊,腌菜做酱,碾黄米,蒸豆包,都是自己做。冻白菜、冻土豆、冻萝卜,一吃就是一冬天。最困难的时候,一锅菜里只有几片牛肉,几粒黄豆。尽管如此,知青们从来没有人为谁多一勺、谁少一碗斤斤计较,不分男女,各取所需。

每天烧水做饭用的柴草,绝大多数都是知青每年秋末冬初在草甸子上一耙一耙搂回来的。一米多宽的铁耙,压在那些身不高体质弱,年龄尚属青春花季的少女身上,不免让人有些心痛,其中有的人一边用“下定决心,不拍牺牲”的口号勉励自己,一边不停地帮助别人。装车、赶牛对知青来说是个难度很大的活儿。有一次天已擦黑,几个人坐在装好的柴火车上,疲倦得昏昏睡下,没想到半途中牛车侧翻,柴草散落一地,睡梦中的人纷纷滑落地下。重新装好车,已是星辰当头。正当早已到家的知青为尚未归来的人担忧时,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鞭哨声和欢快的女声合唱,这才知道他们安全地满载归来了。

户里有集体账目,由专人负责对外核对大队给与知青的工分和口粮,对内结算知青回家、外出时应退应补的款项。

 

文体卫生显身手

 

农村缺医少药,乡亲们看病很困难。1969年春,鲁北医院举办了一个月的针灸培训班,工农大队有多名知青和村中青年一起参加了培训。邢福哲大夫言传身教,学员们每学一个穴位就在自巳身上试扎,之后再互相试扎。同年夏天,天津医疗队来到鲁北举办赤脚医生培训班,为期三个月的培训和下乡实践,使得赤脚医生得到了锻炼,提高了业务水平,在农村发挥了重要作用。

工农村人多地广,为解决知青和乡亲们就医难的问题,钱瑞琴、袁春云、黄福达、韦钦炎当起了赤脚医生他们分工明确,目标一致,互相学习,团结鼓励。自读医书,自身试针,磨练医术,没用多长时间就学会了望、闻、问、切,针灸按摩,打针用药、静脉注射,为知青和社员解除病苦。钱瑞琴针灸技术过硬,成功地为村中蒙族老人包大爷治愈了半身不隧,使包大爷从不能自理恢复到行动自如。袁春云去给住在几十里以外的大队保管员的蒙族亲戚看病,一下驴车就被狗咬伤膝盖,之后忍痛为病人治疗。赤脚医生们半夜里被社员叫醒出诊是常有的事。黄福达刻苦钻研中草药知识,在村中建起小药房,还在园田试种了中草药。他们还按季节为婴幼儿接种水痘、麻疹疫苗等,使许多婴幼儿疾病得到预防和控制,如小儿肺炎、小儿腹泄等,有效防止了传染病传播。有时连旗医院没有治好的病也被他们治愈,救人于危难之中。这些服务不但得到本村社员的好评,临近村庄也来请医,富裕屯的老乡半夜骑马来求医,袁春云与黄福达出诊到天亮才回来。在田间、炕头,都留下了北京知青赤脚医生的身影。

随着时间变迁,有人离开了这个岗位,有人依然从医。韦钦炎工作在北京大学附属人民医院,钱瑞琴进入白求恩医科大学、北京医科大学继续深造,毕业后留在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至今。

药品的采购常常要往返于鲁北镇与工农公社之间,晚了他们就摸黑住宿知青接待站。有时知青们回北京会主动带回部分药品,甚至动员在医院工作的家长帮助购药、备药。无论是对社员还是知青治疗和用药都是无偿的奉献。

知青来到村里之后,很快与社员们打成一片,干活不惜力,大队小队有事抢着干,帮扶社员困难义不容辞。还有可歌可泣的事是:大约在1969年春天遇上一位女社员大出血,大队的人赶着大车来到集体户喊着有社员需要血,年轻人快帮忙献血去啊!”知青们二话不说,跳上马车直奔旗医院。当天验上血型的知青献了血。几天后,又一批人前来增援。数年来,共有韦乃强、杨洪、门国良、宋云英、韦钦炎、黄福康、黄福达、杨茂、钱瑞琴、胡纫兰、胡宜敏、刘琦、彭志信、王欣14人在不同批次、不同时期献过血,其中韦乃强、宋云英等半年内两次义务献血,挽救了垂危的生命。所有的人不图金钱,不求回报,喝下一杯白糖水,默默地为社员献出了真情和热血。

在那个年代,村子里很少有机会看到文艺演出,大家耳熟能详的节目,除了样板戏,就是语录歌曲。集体户中有些知青原来在学校里是文艺骨干,就组织一些人一边排练《丰收舞》《老两口学毛选》等经典节目,一边深入到社员中找素材,先后创作排练了《送公粮》《四老汉学“九大”找差距》和忆苦剧——《收租院》等节目,还用自备的小提琴、京胡演奏乐曲,为京剧伴奏。据统计,前前后后演出过40多个节目。每次演出都给社员带去了欢乐。此后一些歌曲常在田间地头传唱。有时出工回来的路上,社员们也教知青唱蒙古歌曲,迎着夕阳一路欢歌笑语。

知青们不仅在工农大队演出多次,还应邀去窟窿山等大队演出。大家冒着严寒,下了马车不停地搓手跺脚,待全身暖和后就上场演出。住宿的时候,几个男生穿着棉大衣侧卧在同一铺炕上度夜,连翻身都要“协调一致”。

部分节目还参加了旗里的文艺汇演,其中《送公粮》等节目被扎旗乌兰牧骑调用排演,到盟和长春市参加了文艺汇演,袁春云出演了“乌兰哈达”舞剧的男主角。

不仅如此,知青们还为扎旗各项体育赛事带来了朝气。杨洪、韦乃强参加了三届扎旗乒乓球比赛并代表扎旗参加了哲盟比赛。

1969年秋收的一天,知青黄燕湘随马车去拉玉米,刚到地中,看到知青刘某某因制止一流偷玉米被肓流用棍子挥打,因车老是富农子弟不敢上前,跑回公社报信,黄燕湘上前阻止被流一棍子打在左脸上,这时在公社开会的知青们跑来制服了流,两名知青脸都肿了,被医院诊断为轻微脑震荡,流被大队赶走。

下乡第一年,中苏边界冲突不断。为响应毛泽东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知青在院中也挖起了防空洞。因冬天没什么农活儿,大家轮流上阵,一鼓作气,没用半个月就完成了任务。防空洞在男生宿舍有一进口,在女生宿舍有一进口,出口设在后院。

当年,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后,村里开始加强战备工作。知青们受到电影《地道战》的启发开挖地道。尽管是冬闲期间,但有一些男生白天还是要出工。他们晚上依然参加夜战。黑洞洞的地道里点亮盏盏油灯,巷道前面的人抡镐挥锹,后面的人提篮运土,地面上接应外传,形成分工协作的一条龙。半夜钻出地道时,许多人鼻头鼻腔都被油灯的焦烟熏得黑黑的,彼此相望,各自啼笑皆非。为了保证施工的三个地方准确实现贯通,地面上唯一一件测量工具就是一根赶车用的长鞭,而地下的人凭借两臂双肩丈量。最难忘的是即将打通的那一刻,只剩不足一锹土的时候,双方都想单独完成这一步,经过协商,达成一致,两头同时挖,只准用锹在膝下部位挖土。当见到对方的锹头时,大家欢呼雀跃,一种胜利的喜悦油然而生。

1972年秋,霍林河燃烧一场森林大火,烧了几天几夜。旗委下通知要大队基干民兵连夜奔赴火场去打火。当时担任民兵副连长的知青张利群义不容辞地登上了奔赴火场的大卡车。大队长说,你是女的就别去了。张利群说,上战场不分男女,哪有民兵连长临阵脱逃、不上战场的道理。她和村里的民兵一起坐在卡车上颠簸了一夜,终于奔赴火场。

1974年全旗闹鼠灾,为防止村中出现疫情,大队派知青胡宜敏和黄燕湘到各个社员家中发放鼠药,社员开玩笑说,胡,黄二仙来了,老鼠必灭之。

1974年夏黄燕湘抽调为小学民办老师,教音乐,美术,没有教材让家中从北京买来教科书,没有乐谱,一句一句的教,为给孩子编排节目,象社员要纳鞋的格纸,作成道貝贴上电光纸,编排了库尔班大叔你上那和我爱北京天安门,代领孩子们参加表演,轰动全场。

多年来的实践与锻炼,知青们得到了农民的认可和信任,有的人在队里担任了生产队长,民兵连长,有的人被抽调、选派到新的工作岗位,有军宣队工作组、小河溪水库、公社、学校以及扎旗公安局、商业局等,在不同的岗位上贡献着自己的一份聪明才智。工农大队北京知识青年集体户曾荣获扎旗先进知青集体户称号,胡宜敏代表集体户参加了哲里木盟先进知青集体户的交流表彰大会。

 

知青情缘

 

到工农村插队第二年,赵卫红与当地社员田永贵结婚。

其他知青在插队生活中,或与知青建立了深厚友情,或与当地社员产生了爱情。在离开工农村后,他们也先后结为连理。具体情况是:

工农村北京知青之间结婚的有黄福康()与胡宜敏(),沈杰()与黄燕平();工农村北京知青与扎旗其他村北京知青相结合的有韦钦炎()与王振京(男,白音宝力稿),李文澎()与果燕(女,小牧场);工农村北京知青与外旗北京知青相结合的有黄燕湘()与万振太(男,敖汉旗)

工农村北京知青与当地人相结合的有门国良()与王娜拉(女,蒙族),张利群()与朱新兴()

他们之间都有一段说不完的婚姻故事。

1969年初开始,工农大队知青就开始转插、升学、参军、招工、困退、病退,到19769月,最后一名北京知青李文澎离开,历时8年的工农大队知青集体户完成了历史使命。但知青与村民的感情牢牢传了下来。

往事无言,其实都在心里。集体户就是一个大家庭,知青经历的时间很短,所走的路其实也不长,但确确实实在人生中占据了非常宝贵、非常值得珍惜的青春时光。

                                   工农大队北京知青集体撰写

                                     2018429

 

附注:知青离别第二故乡已数十年,身虽离,心不舍,草原成为知青的梦中画。几十年后,孕育了很久的心曲谱写成歌,现将《梦中的画》作为本文的附件,献给我们的第二故乡!(见下页)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