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道德屯知青集体户简史》——道德屯北京知青集体撰写  

2018-05-19 21:14:53|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德屯知青集体户简史

 

1968年文化大革命还在进行当中,毛泽东发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经学校批准,我们收拾行囊,开赴插队地点:内蒙古哲里木盟扎鲁特旗工农公社道德屯大队。

 

落户道德屯

 

经过几天奔波跋涉,鞍马劳顿,我们于1968831日进驻道德屯。这天村口聚集了全村老老少少。老乡们敲锣打鼓欢迎,大姑娘、小媳妇们穿上花衣裳,头上系了花红柳绿的发结,大人小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哎呀,妈亲呐 (东北腔),知青们咋都那么好看,她们穿的都挺素净的。裤子咋那么短?”(老乡的裤子都长,要包住鞋,怕蚊虫钻进裤腿里叮咬皮肤)女人们围住女知青问这问那,男人们围住男知青有递烟的,有帮着拿行李的,淳朴的乡亲们热闹的欢迎场面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进驻道德屯的知青以北京三十二中学生为主,此外还有北京三十三中、北京五十一中、北京女五中和北京三十五中的同学,共31人。男生13人,女生18人,分别分到四个小队。大队安排男知青暂住大队部,女生分别住到老乡家,四五个人一屋。大队部临时成了我们的食堂,派了一位大爷负责给我们做饭。第一年是国家供给制,伙食不错。当时老乡家里都很穷,赶上我们改善伙食的时候,他们有的就拿贴饼子和知青换馒头、米饭和有肉的菜。

集体户成立后选了户长,由户长安排集体学习,听收音机,读报纸。毕竟是从北京来的,关心时事政治,关心北京的消息,也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那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想热闹热闹,全凭心情,自由发挥。从男生宿舍传来敲击脸盆、饭盒的声音,伴随着跑调儿的大合唱,自娱自乐,免得想家。女生宿舍则开展手工竞赛,有绣花的,有纳鞋垫的,还有织毛衣的。织完以后能不能穿就另说了。

这段时间里,先后有妹妹投奔哥哥插队、姐姐来找弟弟插队、哥哥找到妹妹插队的,这样转插来了4位同学,集体户由31人增加到了35人。

 

集体户生活

 

刚从城市来到农村,对很多事物充满新鲜和好奇。比如骑马是知青盼望已久的事。按照大队安排,马群回来时可以让我们见识见识。大家早早来到了村西口观望……只见远处狼烟四起,尘土飞扬,翻蹄尥掌,马群由远而近,可以清楚地听到它们喘粗气、打响鼻的声音。高头骏马威武雄壮,鬃毛飘飘洒洒。马倌挑了一匹温顺的马,有胆大的同学试了一把,可惜没能留下珍贵照片。

还有推碾子磨面。把粮食倒在磨盘上,跟在蒙住眼睛的小毛驴后面一圈一圈地转,时不时在磨盘中间扫扫,直到粮食颗粒变成面粉。面磨完了,收拾起来往回走,调皮的杨建新骑上小毛驴,让它驮着。刚骑上,小毛驴一个蹶子把他摔了个大屁墩。

春天到了,漫山遍野的山杏花、山桃花,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花全开了。站在山顶上望见一马平川的大草原,白茫茫的羊群,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那时候的自然风光很美。

集体户院子里有口井,深两丈,打水用水筲,用一根很粗的麻绳系着筲梁,放到井下打水。最初左摆右摆水筲就是不听话,有时没抓住绳子,水筲就掉井里了。求助老乡帮忙,学着,悠着劲儿,左晃右晃,一兜劲儿,水筲沉到水里。之后,满满一筲水就提上来了。那时觉得这井水甘甜、清凉、纯净,没有污染。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腌菜的时候。我们学着老乡的样子,把队里分的芹菜、胡萝卜、洋白菜洗净放进缸里,撇上盐腌起来。半个月左右要倒缸,这样才能淹透,能吃一冬天。再积一缸酸菜,老乡教会了我们自食其力的本领。

到了晚上,有的同学在小油灯下看迟到的报纸,有的同学趴在炕上写家信,有的同学吹起了口琴,曲子都是当时的红歌。口琴声引来了村里的年轻人,他们看着新鲜,说:“这像马蜂窝似的玩意儿,吹出来的调调怪好听的呢!”

知青农村生活经历的事情有艰险。插队第23月份,大多数知青回京探亲还没回来,村里只剩下4位同学,集体户柴火没有了。4人商议后决定上山打大青蒿。一大早,4人穿上棉衣,戴上帽子和围巾出发了。走了约20里到达东山。这大青蒿有一人高,4人挥舞手中的镰刀,砍起来很费劲。差不多够一车了,准备收工回家的时候,忽然草丛中窜出来一条大青蛇,吓的俩女生尖叫起来。俩男生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吆喝着,大青蛇才溜走了。后来大队派车送给集体户几车柴火,解决了我们的烧柴困难。

 

田间劳动趣事

 

一开始铲地,知青草苗不分。谷子是红根,草是绿根,这还好分辨。高梁苗和草都是绿根,就难分辨了。老乡会左右手交替使用锄头,不累。知青只会用右手拿锄头,老乡叫一顺撇。这样铲地特别累,落下大半条垅是常有的事儿。女知青陈惠敏会唱戏,只要她一亮嗓,老乡们都拄着锄头听他唱李铁梅。这时,有的老乡赶紧把陈惠敏落下的地铲完。这件事曾在老乡和知青中传为笑谈。

秋天扒玉米也是个苦活儿。玉米叶子划到手上就是个血口子,手上贴满了胶布,不能洗手洗脸和梳头。老乡在地里烤玉米,先捡些干树枝,在地里刨个坑,架上玉米,点着树枝,不断翻动着玉米,一会儿就烤熟了。新粮香甜,啃上一根,嘴边都是黑的,相互看着哈哈大笑。

 

受夸赞的“赤脚医生”

 

下乡以后发现这里医疗条件很差,连卫生室也没有。如果生病了,就用烧过的草木灰沏点水喝了治病。手剌口子了,抓点干马粪按在伤口上止血。妇女来月事用沙子垫着。这些现象被知青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农民教我们干农活儿,我们教他们养成讲卫生的习惯。

王庆平是老高中同学,平时对同学都很关照。她自学了很多医学书籍,慢慢掌握医学理论知识后,先从治疗感冒、咳嗽、肠胃不和、腰酸腿疼等常见病入手,在自己身上找穴位,用扎针灸、拔罐子等方法对应治疗,渐渐小有名气。村里支持“赤脚医生”,购进了常用药,安排了一间房作医疗诊所,还派了两名村里的年轻人向王庆平学习,很多老乡的常见病都治愈了。

 

“大秋”英年早逝

 

齐宗秋同学也是高中生,他对待其他同学像大哥哥一样,时常给食堂的大水缸挑水,早早起床打扫院落,帮食堂做饭,在队里干活儿也是不怕脏,不怕累。秋天沤麻是很苦很累也很脏的活儿。先要把长到两米高的麻杆割下来,再抱起麻杆泡在河沟里,没有力气是不行。河沟很深,水冰冷,还很臭。齐宗秋勇于承担,他干活儿连老乡都伸大拇指夸赞。大家管齐宗秋叫“大秋”。

后来齐宗秋去小河西水库出民工,负责开电锯破木头。因电锯没有很好维修,工作中突发故障,只听咔嚓一声,一根大木头快速飞出,直击大秋腹部,他当即倒下,疼得大汗淋漓,说不出话。两三天后才把他送到旗医院,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到旗医院时已经肠穿孔,五个洞,粪便、毒素满视野。当时医疗条件差,虽然实施了开腹手术,人还是没有抢救过来。他只有22岁,插队不到一年,就永远离开了我们。他的墓地选在道德屯北山上,和北京方向相望。

 

传播文化

 

1969年冬天,场院的粮食交完公粮后按人头分到各家,开始冬闲。同学们都回京探亲了,只有石光萱还在集体户,她是跟着姐姐下乡的,也是户里最小的一个,下乡时还不到16岁。她召集了队里年轻的男女社员,组成了一支文艺宣传队,编排小合唱、男女声对唱、三句半、丰收舞、独唱小快板、表演唱老两口学毛选等,在春节前和大队领导商量要演一场节目。于是大队书记在大喇叭广播里开玩笑:“今晚大队部有演出,大伙儿抱着小嘎子都去啊,谁不去扣谁工分!”

天还没黑,老乡们能来的全都来了。大家本来坐在长条凳子上,后来人越来越多,索性丢掉了凳子,都站着看,小孩子们挤到台子前面。唱《老两口学毛选》的石光萱头上戴一块方巾,绑起裤腿,和大娘借了一件大襟衣服,和大爷借了一根长烟袋,同一名男社员完成了这一节目。大娘说北京的那个小丫蛋挺能耐的。消息传到了公社宣传组,又去公社演了一场,后来又被公社推荐到旗里参加了全旗文艺汇演。石光萱担当编舞、剧务、化妆,指挥等多项任务。当时条件简陋,没有化妆品就用大红纸浸湿了涂在脸蛋上和嘴唇上,灯光一照也挺好看。

过了两年,有高中同学开始考虑自身婚姻大事,有三位女知青和一位男知青或娶或嫁,与当地老乡组建了小家庭。

 

艰苦岁月

 

在农村锻炼两三年后,扎旗开始招工了,先后有几批次的知青被抽调。集体户人越走越少,生活质量开始下降,人心浮动,都盼着早点被分配工作。

一段时间以来食堂没有了炊烟,柴火被雨水浸泡,粮食也见了仓底,吃饭成了最大问题。有的知青到比较熟悉的老乡家去蹭饭。有的用生命扛着饥饿。后来又有扎旗知青到道德屯插队落户。

被抽调的知青先后去了扎旗肉联厂、扎旗农具厂、扎旗工艺品厂、黄花山电厂,有的当了教师,有的去了通辽毛纺厂,有的上了大中专学校,有的去了霍林河煤矿。开始了新的生活。

左起:赵为公、郭子玉(工农村社员)、李文澜(窟窿山北京知青)

从左至右:赵为公,何庆祥(已故),李文澜,王博生,谢裕升(已故),沈杰(工农村北京知青)

 

                             道德屯北京知青集体撰写

                                  20184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