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窟窿山知青集体户简史》——窟窿山全体老知青集体回忆撰写  

2018-05-20 20:46:58|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窟窿山知青集体户简史

 

19688月,北京第三十二中学、北京第十四中学和北京师大女附中等学校的34名北京知识青年,来到扎鲁特旗工农公社窟窿山大队插队落户,其中高中生6名,初中生28名;男生14名,女生20名;年龄最大的22岁,最小的16岁,平均年龄18.5岁。

窟窿山大队位于扎旗旗政府所在地鲁北镇西北方向27公里处。全大队分为4个小队。村子西边有一座不高的小山,因山腰上部有一凹进不深的小山洞而得名。窟窿山大队以农为主,半农半牧,主要生产玉米、谷子和各种小杂粮。牧场放养着牛、马、羊等牲畜。不讲精耕细作,但求广种薄收。4个小队在年底分红时,分值均达15角以上,在当时属于较高的收入了。

来到窟窿山,才知道比起被分配到山西、陕西和云南等地插队的同学来说,我们是幸运的。在这里,人类生存的三大物质基础都有保障:有不太富裕但饿不着的口粮;有水质很好而且充足的饮水;只要肯付出辛苦就有用之不尽的烧柴(现在反思有破坏生态环境之悔)。

知青们自下乡起至一年之内,享受城镇居民的口粮供应待遇,即吃商品粮。大队为知青成立了集体户食堂,选派厨艺最好的肖四大爷做知青的炊事员。大家在劳累了一天之后,能够吃上热乎乎的饭菜。由于副食不足等原因,知青们饭量很大,不要说男生,就是女同学一顿饭也能吃进去5个馒头。

在生活困难的情况下,大队安排4个小队给知青调来蔬菜等。到了年节,大队牧场为知青杀羊调剂伙食。当时买一只羊的价格是12元,羊皮还可以卖钱,买一只羊实际花费不足10元。就是这样,钱款也是先赊欠,到年底分红时再扣款还账。

1969秋季,二小队知青田建国在劳动中不慎双小腿骨折,大队领导和在大队执行任务的旗武装部额尔德科长当即指派二小队知青李文澜和一名村民送他到旗里治疗。因旗人民医院条件有限,旗革委会和旗知青办马上开具证明并疏导关系,送田建国回京治疗。这件事在50年后的今天看似平常,但在当时不要说去京看病,就是买一张由通辽到北京的火车票,也需要有省(自治区)革委会的证明才能办到。田建国能返京在广安门中医院治疗并痊愈,凭的是北京知青的身份。

知青们来到村子后,34名同学被分配到4个小队:二队10人,其余3个小队每队8人——

一队:于学信、赵志远、李延棣、陈义群、吴敏珠、张任光、司晓燕、刘静洁。

二队:程立江、王顺平、田建国、李文澜、田伟、武燕喜、张慧明、姜梅莉、姜雅丽、邱秀云。

三队:胡京宁、田汝若、刘卫平、刘伶、郭凤肖、张梦云、王淑义、满玉娴。

四队:郭为华、高仲康、张文涛、王建兴、贾若兰、周和燕、崔新华、张燕萍。

因知青集体宿舍还未建造,大家被各小队安排在老乡家中借住,每户住4名知青。像二小队的4名男生程立江、王顺平、田建国、李文澜,住在李春田家;几名女生住在张洪义家。知青的集体宿舍是在1972年建成的,盖在村小学校南边。在知青全部抽调或返城后,这里成了小学校的教师用房。

知青来到窟窿山后,跟随村民们一同下地劳动,男同学出工挣10分,女同学8分。开始干活时,什么都不会,需要生产队长和乡亲们手把手指导。如薅地时,需在田间两根地垄之间蹲着向前移动,双手在行进时间苗和拔去杂草。一会工夫就累得腰酸腿疼。秋天要到玉米地里去拔大草,下边热气蒸,上边太阳晒,中间手臂被玉米叶子划得道道血口,被流汗一杀,火辣辣地疼痛,那滋味真是难言。扶犁、赶牛、运地、趟地、收割、装车和打场等许多非常劳累的农活儿,我们都坚持了下来。尤其是一小队知青李延棣农活儿干得有模有样,连村民都称他是一把好手。

在参加劳动的日子里,知青渐渐和农民打成了一片,也深深理解了他们的感情和对丰收的渴望。1970年是知青来窟窿山的第三个年头,是村子里几年以来庄稼长势最好的一年。玉米谷子又高又壮,远望绿油油的成片美景。但到夏秋之季,一场特大冰雹把所有庄稼全部砸死了,眼看着玉米被砸得只剩下光秃秃的秸秆,村民们在地头上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至今他们那绝望的眼光和表情仍历历在目。

知青的到来也给偏远的内蒙古农村窟窿山带来了新的思想和新的视野,村民们知道了许多草原之外的事情。二队知青姜梅莉等几名同学都曾到村小学任教,用学到的知识给孩子们讲解各种课程。张慧明、司晓燕、田伟、田建国等同学到通辽师院扎旗分校学习之后,走上了教师岗位,他们为窟窿山和扎鲁特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

1969年“十一”是新中国成立20周年的纪念日,全体知青积极准备各种节目庆祝国庆。在京剧《沙家浜》中,陈义群扮胡司令,邱秀云扮阿庆嫂,田伟扮沙奶奶,于学信扮郭建光,李文澜扮刁德一,请巨力河知青李刚来做京胡伴奏。为了演出,知青们还到供销社买来黄布,做了几顶军帽。村里的老乡们踊跃到大队看演出。这年春节,几个没有回京过年的知青帮村里的老乡们书写了许多春联。

窟窿山的地理位置在去往巨力河与联合屯的三岔路口处。各村的北京知青去旗里办事必然经过这里。他们有时到村里的集体户歇个脚,“蹭”顿饭,大家热情接待。在集体户食堂最红火的时期更是如此。窟窿山的知青和其他村子的知青都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直到现在。

来到窟窿山,34名同学长期在一起劳动生产,互相之间建立了深厚感情。有8对知青自由恋爱并结婚;有女知青和农村小伙成家立业,也有男知青迎娶了当地的好姑娘。大家的感情基础非常坚实,至今他们仍然夫妻恩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提到窟窿山知青的感情生活,还有一段故事:二队知青王顺平在京的女朋友姜梅莉是同一天由北京到内蒙插队落户的,但她被分配到了哲里木盟科左中旗。王顺平为人忠厚老实,既惦记着姜梅莉,又想不出好办法把她调到窟窿山来落户。二队知青程立江胆子大,主意多,在到达窟窿山后的第二个月,他提议带上二队知青田建国、李文澜,和王顺平一起到科左中旗去,寻机把姜梅莉接到窟窿山。

来到科左中旗姜梅莉插队的村子外,程立江、田建国、李文澜蹲守村外,王顺平一人先到集体户探望。待其他知青上工劳动后,4个人扛上姜梅莉的箱子和行李,拉上姜梅莉就跑出了村子。之后,遇到马车、货车或汽车,就送给车老板或司机几枚毛主席像章,一路搭车,顺利完成了“抢媳妇”任务。据听说此事让科左中旗与扎旗两个知青主管单位十分不悦,过了好长时间才办好了姜梅莉转户的档案手续。

自“文革”开始至插队落户的两年时间内,我们这些北京的中学生基本上没有什么组织纪律概念。尤其是到了窟窿山之后,在农村更是纪律松懈。加上各级领导对知青生活照顾有加而管理不足,个别知青不想出工务农,就四处游荡。四队知青郭为华一年中很少干活儿,想走就走,想回就回,从不向队里和知青伙伴们打声招呼,过着一种游仙的日子。这种状况虽属特例,但也反映出当时插队落户后知青生活的一个侧面。

19688月至1970年,窟窿山知青集体户经过了近三年的盛衰期。因为一些知青选调、参军、转插以及知青食堂解散等原因,集体户渐渐地人心涣散了。随着有关知青政策的落实,村子里的知青越来越少。知青最早离开集体户的时间是在19703月,最后一名病退返京的知青是在19773月。

34名知青中,自行联系转插外地5名;参军入伍2名;扎旗当地招工8名,当教师5名;通辽地区招工4名(其中1名招工后入伍);省内招工2名;由大队直接病退返京8名。

始于1968年,终于1977年,窟窿山大队十余年的知青插队历史落下了帷幕。

1998年知青插队30周年纪念时,赵志远携女儿赵炜,和陈义群、李文澜、田伟一起,回窟窿山探望第二故乡,并带去全村知青送给窟窿山小学校的篮球、排球、足球及多份文具。可惜因洪水泛滥,此行被阻于通辽市未能如愿。所带礼品委托通辽市相关部门转交。

2008年知青插队40周年纪念时,程立江、赵志远、陈义群、张任光、吴敏珠、刘静洁、田伟、张梦云、刘伶、周和燕、王建兴、李文澜等12名同学回村探望,并向村里捐款1万元。

2018年知青插队50周年纪念时,窟窿山全体老知青写下“简史”以示纪念。已有23同学报名回村,去看一看半个世纪前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窟窿山知青集体户简史”永存于每一名窟窿山知青心中。它也永远相伴于逝去的老知青胡京宁、李延棣、郭凤肖、刘静洁和高仲康。

 

20184月窟窿山全体老知青集体回忆撰写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