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大柳树知青集体户简史》——大柳树知青集体撰文  

2018-05-22 21:15:04|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柳树知青集体户简史

 

扎鲁特旗香山公社地处大兴安岭南端,在鲁北镇西30公里,地理坐标东经120°25′,北纬44°26′。当地为丘陵地带,海拔在250米~400米之间。行政区划:下设行政村24个,林场1个,其中一个行政村就是大柳树村。坐落在大柳树村村边的香山是一座海拔785.6米的高山,主峰上有一个由花岗岩破碎带隆起形成的500立方米的不规则岩洞,当56级风穿过洞穴时会产生蜗旋,发出隆隆作响的风声,故有“响山”之名,后取谐音为“香山”。

1968年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亲手发动亲自指挥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的第二年了。826日,一批怀揣“为共产主义而奋斗,时刻准备着”的知识青年,从北京踏上征程,乘坐一天的火车到达了内蒙古自治区哲里木盟的盟府通辽市。知青们在火车站受到当地革命委员会组织的欢迎仪式。稍加休息之后,又乘坐解放牌大卡车行程190余公里,到了扎鲁特旗旗政府所在地鲁北镇。这个小镇所有旅馆、大车店都为接待来自北京的近千名青年忙碌着。两天之后,有接收安置任务的行政村派出最好的交通工具——套四匹马的大车来接知青。

831, 有24名北京知青来到香山公社大柳树村(当时叫大柳树大队),受到村民盛装列队载歌载舞的热烈欢迎。

24名同学有男生10人:赵熙铮、罗小伟、陈铁钢,韩长龄、戴新生、王立力,任小京、王文京、邓和、王明瑞。女生14人:龙素玉、赵中莉、王秋霞、陈堤、杨虹,高晓彦、范淑康(曾用名范叔康)、乐进虹、俞镜、沈玲,孙玮、由永红、卜晓鸣、王乃吉。学校指派的临时负责人是龙素玉和高晓彦。

24人被分到三个生产小队。一队的男生住在戴裁缝家,女生住在小队部院内两间小屋;二队女生住在妇女主任家,后来搬到小队部西侧小屋;三队女生住在老康头家;二队和三队的男生住在大队部西侧房子的内间,外间是厨房兼餐厅。就这样初步安顿下来了。条件之差、设施之简陋,是无法想象的(之后回忆,这已经是当地最好的解决方案了)。没有电,没有自来水,没有厕所,更没有洗澡间。听新闻就是生产队的大喇叭,每天广播新闻,最高指示,两报一刊社论,样板戏。也没有钟表,看太阳计时。

当时大队的领导是:于凤林书记,纪凤阳大队长和民兵连白玉喜连长。

按照当时政策规定,国家为知识青年供应一年的商品粮和食用油。知青集体户单独开伙,大队派出为知青做饭的两位社员,一位是一队的王守朝;一位是三队的邵汉武。数年后邵汉武在打井时因醉酒去世了。后来换成了二队社员张银。张银伴随知青时间较长,他提出的要求是男生每天要把水缸挑满水。由于居住分散,开饭时大师傅就敲鼓。同学们调侃说,就因为这,后来落下了一听到鼓声就饿的毛病。

还有一件事让大家久久不能忘怀,就是大队部墙上两份张榜公布的清单。那是知青到来后,村民们捐助大酱和咸菜的清单,是以碗来计量的。于家、纪家、张家、李家各几碗,密密麻麻写满两大张纸。之后知青去过不少社员家,亲历了他们的生活状况后,知道这些捐助的酱菜是从他们可怜的生活必需品中紧出来的。

转过天来,知青就按分配的生产小队参加劳动了。人生新的一页从这时开始了。进入了农民行列,镰刀、铁锨、柴镰、镐头也就陆续发到知青手中。

九月的大柳树已经进入秋收大忙季节,开始忙着收割谷子、玉米。几天之后,还要把地里割倒的谷子捆码起来,陆续装上老牛车(木轱辘的)运回场院。装车有技巧,要码得又宽又高,晃晃悠悠拉到村西山坡的场院,再垛起来就更高了。

这时候男生都被派去看场院,通宵达旦。村里不时有人到场院来转转,和知青开玩笑、搞恶作剧。到了后半夜,天气很凉,天上的星星特别亮,有时躺在谷垛上望星空,数星星,听着远处山上不时传来的动物叫声和村里的狗叫,偶尔也会看到远处升起信号弹似的亮光。二三队男生住的大队部西房,是临时搭建的土炕,没用土坯,只在秫秸杆上抹上了泥。烧炕时往上窜火,有人的被褥烧出了许多洞,只能彼此相视一乐。

要入冬了,要做过冬准备。一是打柴,二是储备过冬的菜。生产队还杀羊、杀牛分肉。有几天知青都上山打柴去了,把遍山的杏树、榆树毛子用柴镰砍下,再拿榆树条捆好堆起来,队里派老牛车运回集体户。砍柴需用力,也有技巧。有个女生用力过猛,一下砍到腿上,鲜血直流,好多日子伤口才愈合。过冬的菜只有土豆、萝卜,再就是积酸菜、腌咸菜了。知青不会积酸菜,生产队请了几位女社员和女生一起干,好不热闹。男生就不停地给挑水,左一担右一担的。

这时生产队里的活儿是打场,分口粮,装车运粮交公粮。陆陆续续忙到下大雪前。再就是为牲口过冬准备饲草,不停地铡草,手摇铡草机,四人一组,一个人续草、两个人摇,另一个人负责把碎草堆起来。

第一年(1969年)的春节大多数知青都没回北京。寒冷的冬天取暖是个大问题。有位男生当天往返百余里从鲁北镇买回几套炉具,各个住处用砖加土坯搭建了土炉子。各小队给知青分了一些玉米芯,大家又上山捡牛粪掰干玉米棒子,勉强凑合过冬。

大雪之后开始猫冬。王文京等同学从北京带来了两箱子书,马恩列斯的原著可以公开看,还有比较少的唐诗、宋词、古典和现代的国内外小说等名著,要偷偷地看,因为这些书属于“四旧”、“封资修”。主要的还是学习毛选。再寂寞了就翻看《新华字典》。有几本初高中的教科书,都翻烂了,做做数学题。传阅较多的是《福尔摩斯探案集》《安娜列尼娜》《远离莫斯科的地方》《幼学琼林》等书。后来一位叫潘士祁的同学为大家介绍了《英语900句》一书,大家读读过过嘴瘾。

相约一起爬香山,是男生经常的体育活动。女生比男生活跃,排练节目,有独唱有合唱,春节时在村里的舞台上演出。其中两个女生装扮起来对唱《老两口学毛选》,逗得乡亲们哈哈大笑,称赞她俩演的真带劲儿!

这段时间一直在集体户坚持不懈的活动是“早请示,晚汇报”仪式。每次由男女队长轮流带领在场的知青诵读毛主席语录。

一队同学提出建立《集体户日志》,由每位同学传递续写,记录每日的知青活动。有几位同学的钢笔字写得真好,可以给现在的小学生做字帖。可惜那日志没有保存到现在。

由于集体户的男生和女生分别来自男校和女校,互不相识,所以当时有明显的男女界限。为此还搞了一次谈心活动,在同一小队的男女生互相谈话,加深了同学间的感情交流,逐渐消除了男女界限,其实意义挺深远的。

1969年春节后,真正的完整的农业劳动开始了。从春种、夏管到秋收,知青面临新的挑战。大家从学习种地、耪地、薅地等基本农活儿做起,得到了最基本的劳动训练。也就是当时接受再教育时常常听到的“要闯过劳动关”。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知青都接受过老乡的指导和帮助。一位较早病退的女生至今难忘当年她身体不好,干活时生产队魏殿玉队长总是在她旁边帮她干半条垄。有次干活儿时她突然休克,醒来时看到社员蒙族胖大姐满眼泪水地把她抱在怀里。那情那景至今令她刻骨铭心。

19692月,王文京、邓和接来了宁安琪和邓和的妹妹邓安定,集体户增加到26人了。

从春种到秋收之间有一段农业上的闲暇时间,生产大队组织社员为知青盖房子,地址选定在二队场院南边。规划了两排平房,北边7间是男生宿舍加厨房、餐厅和库房;南边是平房5间,除了中厅,两边各两间是女生宿舍。还盖了男女厕所。建房材料是就地取材的黏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房子竣工了。

秋天,知青都搬进了新落成的知青点,开始真正意义的集体生活。到1970年时,集体户里又增加了张兴玉、郭起健和乐进巍3人,共计29人。算得上是大柳树村西南山坡上的知青部落了。

男同学在房子西侧盖了一排猪圈,有六七间吧,猪圈顶上有让鸡下蛋的地方;还砌了鸡窝。又挖了一个3米多深面积有15平方米的菜窖储存过冬菜。大队派拖拉机在两排房前翻开一小片地作菜园,男生在园子四周挖壕,并用树枝做了围挡。有人从北京带回菜籽,种了不少品种的菜。只是山坡土质差,又缺水,收成没有多少。

女生很会“持家”。先后到老乡家选购了老母猪、小猪崽和母鸡。集体户有了大小猪十几头,能下蛋的母鸡有三十多只。每日农活儿之后还要喂猪、喂鸡,很辛苦。女生比较幼稚,不知道小猪长到一定时候需要劁、养母鸡必须要同时养一两只公鸡、赶小驴车时要防止叫驴疯跑这些常识,为此还闹过笑话。社员调侃地嘲笑说“你们还是知识青年呢!一点知识都没有!”后来在热心的老乡指点下才顺利地学会喂猪养鸡。一天,突然发现一只正在下蛋的母鸡不见了,大家以为丢了。过了些日子,看到这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山坡溜达觅食,循迹找去,柴垛里有一堆蛋壳,这让大家好一番惊喜!自己养猪喂鸡改善了集体户的伙食,真是功不可没!直到现在,每次同学聚会,仍有人念念不忘当年杀猪吃过的四喜丸子、狮子头,还用脸盆打鸡蛋炒着吃,真香!今后恐怕再也品不出当年的滋味了。

1969年春节大部分人都没回北京。到1969年底1970年初,许多同学早早就回家过春节去了。为了照顾活生生的鸡和猪,有两名男生和一名女生表示愿意看家,留在村里过春节。后来又有一名女生提前回村,与她做伴。留守知青不仅要挑水打柴做饭,还要煮猪食喂猪喂鸡,保证猪和鸡安全过冬。等到春节过后有人回村了,他们才回家探亲。有一位同学曾写诗赞誉“梨花送暮冬,柳树迎新春,战友会香山,激情贯长虹。岁寒见三友,隆冬花更红。又有英姿在,不愁无东风。”

集体户进入了自我管理的鼎盛时期。辞掉了社员大师傅,两人一组轮流自己做饭,这样更适合大家的口味。先后有六七名同学担任过伙食长。集体户家务活儿需要人手时,由伙食长分派大家轮流出义务工。平时大家在生产队出工劳动,阴雨天就看书写信休息,有时也玩玩棋牌,唱唱歌。生活还算平静和睦。

另有值得一提的是集体户养的两只狗。黑狗欧里(雄)和白狗尤拉(雌)。两只小狗是男生跟老乡要的,刚来时毛绒绒的,走路一扭一扭,特别可爱。不到一年,长成两只大狗,非常厉害!奇怪的是它们从不咬知青。即使外村知青来,不论相识与否,它们都会摇摇尾巴表示欢迎。北京慰问团来时,里面有也年纪大的中老年人,两只狗就像认识他们似的,不咬不叫,随他们在集体户出出入入。但是老乡来集体户可不行,哪怕是天天来的老乡,狗也会狂吠不止。知青必须死死把狗看住,老乡才能进门。有这样两只忠犬看家,集体户非常安全。即使只有一名女生住在一排房子里,有了狗的陪伴,也可以安心睡到天明。

有一次知青养的猪从圈里逃出,男生去抓,两只狗立即奋勇上前跟着追。社员王亚青帮助男生一起抓猪,欧里扑上去就把王亚青的腿咬伤了。要是现在,肯定得赔偿。那时的老乡真厚道,只是让男生帮他家挑了几天水。后来集体户人少了,将尤拉送给新生屯当老师的知青袁鈡瑞养着,尤拉还生下小狗泰戈尔。

可惜在夏季的打狗运动中,尤拉和泰戈尔都没能幸免。欧里跟随我村一女生到香山屯办事,把狗放在香山知青集体户等着。没想到欧里看到一老乡进屋,以为是在自己家,扑上去就把老乡咬伤。周围的人认为狗疯了,一顿棍棒把欧里活活打死了!呜呼!可怜的欧里逃过了打狗运动,却没能逃过自己人的手!有心人把欧里的死讯写信转告了领养欧里的男生,这位男生回信写了一篇感天动地的悼文。可惜时过境迁,此文已无迹可寻。

农村干活儿劳动强度大,知青仗着年轻,练就了吃苦耐劳的本领,也养成了忍耐的性格。

那时大柳树村实在太穷了,最穷的是第一小队,1968年当年干一天活儿要赔9分钱!后来每个劳动日也只值一毛一分七!最富的二队每个劳动日也不过56毛钱。大部分同学直到离开大柳树都没有从生产队支取到一分钱工钱!个人的生活用品、回京往返路费甚至写信用的8分邮票钱,都要依靠家里。如此艰难的处境,让每一个知青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和命运担忧!男生冬日不寐,在炕上吟诗,一人一句。甲:“月明心却暗”,乙:“尿撒寒窗前”,丙:“往事难回首”,丁:“愧泪涌如泉”。清苦的生活难免使人悲观失望,但偶尔有闯入集体户领地的流浪鸡或流浪狗,也会让男生兴奋起来,悄悄地打打牙祭,使无聊的生活得到一点享受。

后来有的同学在村里担任了园田会计、赤脚医生、民办教师,有的同学被抽调到“一打三反”工作队。当赤脚医生的乐进虹自学针灸,就在自己身上扎找穴位,集体户的好多女生支持她,也让她给针灸。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她的针灸为很多老乡解除了病痛。她还跟着村里的接生员学习接生,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有人需要,她背起药箱就到产妇家里,有时白天黑夜连轴转。她不辞辛苦地为老乡服务,深得老乡的信任和称赞。

1970年底,开始在知青中招工招生了。据不完全统计,大柳树村大约招工7人(黄花山2人、联合屯1人、通化1人、通辽1人、师训班2人);招生4人(通辽师范2人、吉林大学1人、长春白求恩医科大学大学1人);病退困退4人;转插投亲靠友数人。到19765月,大柳树集体户结束。

2008年纪念插队40年活动时,大柳树村有6名同学回村看望,并代表大柳树知青向大柳树小学捐款两万元。之后又有5名知青回村看望过。

数年的知青生涯,最值得眷恋的是同学间纯真的友谊;最值得回顾的是大柳树村四季美丽的风景和当地淳朴的社员。但是插队对于大多数知青来说,是青春的荒废。在人类的未来,没有人希望这样的历史重演。此次撰写集体户简史,又一次引发了大家对青春往事的回忆。

正是:

天真的插队知青,特定的曲折人生,难描的蹉跎岁月,患难的真挚友情!

谨以此文祭那逝去的青春!

 

大柳树知青集体撰文

 2018415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