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兴隆地知青集体户简史》——姜志修、邓向明记述  

2018-05-23 22:04:45|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兴隆地知青集体户简史

插队岁月

 

黄昏时分,一辆解放牌大卡车满载着青年学生驶入了一个小山村。村民们好奇地站在路旁,村小学的白老师、邵老师带着学生们敲锣打鼓,欢迎远来的北京知青。车上的黄文斌同学带头喊起了口号:“向贫下中农学习,向贫下中农致敬!” 就这样,来自北京三十中、北京三十一中、北京三十二中的21个人(含一位同学的母亲),来到了内蒙古哲里木盟扎鲁特旗里河公社兴隆地大队插队落户。这一天是830日,距离1221日毛主席发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提前了3个月20天。

20个人是1968826日从北京站出发,经过四天奔波到达插队落户地点的。

在欢迎会上,大队书记王义作了简短发言。大意是:欢迎北京知识青年来到兴隆地插队落户,希望大家把知识运用到生产实践当中,把兴隆地建设得更加美好。目前知青集体户的房子还未建成,大家暂时住在贫下中农家里,明年一定让大家住进新房。

在为知青建立的食堂里,大队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炖羊肉,小炒菜、小米饭,大碴粥等,饥肠辘辘的知青们大快朵颐,直到撑得吃不下去。当晚大家都住进了老乡家里。

第二天,北京三十中学的带队老师李耀堂和大队干部把知青分别编入本村的四个生产队。

一队:朱荣祥、铁风云、邓向明、管炳鑫、柴莉萍;

三队:李保平、王素花、韩辉、田立虎、孙鼎、户凤玲;

四队:姜志修、王增辉、杨秋果、王文茹;

五队:黄文斌、王人慧、高和兆、李素明、马玉佩。

后来在巨里河大队三队插队的王云琴同学、在胜利屯插队的汪红同学分别于1970年和1973年转到兴隆地三队插队。这样,实际在兴隆地大队插队的北京知青共有22位同学。

李素明同学情况比较特殊,她和年老病弱的母亲相依为命。按说不应该让她们下乡插队。但当时的政策是:即使这样的情况,也要下乡插队。于是她只得带着母亲把“家”搬到了兴隆地。

兴隆地是以汉族农耕为主的村落,处在丘陵地带。大队共有六个生产小队。其中:一队、三队、四队、五队在兴隆地大队村里,二队在村西五六里地的沟里,六队要翻过两道山梁才能到。全村主要种植谷子、苞米,也种少量的黄豆和麦子。但是麦子的产量很低,主要分给社员过年包饺子用。如果当年风调雨顺,粮食产量还算不错。当时的工分值(10分)在一元三角左右。

当时兴隆地大队长是魏万禄,大队书记是王义,牧业书记是魏万臣,大队会计是王金全,民兵连长是毕振铎,妇女主任是孟庆芝。

兴隆地大队在知青到来之前做了一定的准备工作:一是确定了知青集体户的建房位置,并垒起了房框大墙,只等专拨的檩木到来就可以上房顶了;二是挑选了村里家庭条件相对较好的农户,腾出一间房子安排知青住宿,作为集体户房建成之前的过渡;三是在大队部前面腾出两间房子作为知青集体户食堂,里间是灶房,外间摆放了长桌和条凳作为饭堂。由大队出工分聘请本村单身户杨海师傅给做饭;四是大队给知青集体户食堂买了一口猪,由厨师用泔水喂养。

在知青参加农业劳动之前,大队组织全体知青到蒙古族的敖包营子参观。大家分坐在几架马车上,一路上有说有笑有唱。来到了参观地,第一次看到了蒙古包,看到了牛羊马群,蒙族老乡热情招待从北京来的学生们,喝奶茶,吃奶豆腐、乌洛莫等。大家感受到了草原牧民的新奇生活。

很快大家在各自的生产队和社员一起出工了。八月底九月初正是农忙季节。刚开始大家摩拳擦掌、劲头十足,可是一天下来,全都趴下了。兴隆地的耕地在村外的沟里或山坡上,远的从村里出来翻过梁,要走好几里才到干活儿的地方。知青们第一次干这样的农活儿,一条垅少则五六十米,多则一二百米甚至更长。社员们不一会儿就耪到头了,知青们才耪到一半甚至更少。每到这时候,老乡们都会回头来接大家一把。半天下来,知青手上磨出了血泡,腰也挺不直了。

割苞米的农活儿不仅辛苦,而且很危险,不小心就被锋利的镰刀尖砍到腿上,甚至砍到同一个伤口上。和女社员一起去薅地,一会儿就蹲不下来了,渐渐的由蹲着、跪着最后趴着薅地,洋相百出。每当这时,左右的姑娘们都伸出手帮大家。

割豆子也是知青最怕的农活儿,手上扎的鲜血直流。后来才知道,你越怕扎,就越扎你。

随后而来的是割谷子、拉谷子、拉苞米棒和苞米秸秆,接着是轧谷打场等等。

体质比较好的男知青黄文斌、姜志修、王增辉、李保平、朱荣祥、田力虎、高和兆、孙鼎等渐渐地能和老乡干一样的农活儿,挣一样的工分。身体相对较差的管炳鑫、邓向明同学后来被安排到林业队劳动。女知青基本随队里的妇女们干农活儿。大队书记王义还多次看望住在老乡家里的知青们。

当年11月中旬,要做的农活儿基本都完了。第一次离开家的知青们十分想念北京的父母、想念北京的同学。于是纷纷向生产小队、大队提出回家过年的请求。大队书记王义说:你们安心回家过年,跟父母介绍咱村的情况,叫他们放心。明年开春你们回各队参加生产,大队组织人力盖房子,争取夏天让大家搬进新家。有的知青还在生产小队预支了路费,到大队开了探亲介绍信,带上小米、黄米等纷纷踏上了回北京看望父母同学的路程。那年在通辽火车站还不能买直接到北京的火车票,但是大家还是各显其能,都回到了北京的家里。

那年冬天,除了孙鼎、王文茹、王人慧、柴莉萍、马玉佩、李素明和她母亲等人外,大部分知青都陆续回北京探亲了。

第二年春天,知青们相约陆续回到了兴隆地,感觉到兴隆地村里有些异样。原来当时内蒙搞挖肃“内人党”,兴隆地也没能幸免,还派来了工宣队。后来经过了解,在知青探亲回来之前,大队书记王义被残酷揪斗关押,离奇地死在大队部前结满冰的水井里;无辜青年社员被扒下上衣,打的后背皮开肉绽。使知青更不理解的是,在挖肃“内人党”运动中,那些平时奸懒馋滑、吊儿郎当、不务正业、总想找知青茬的村民,却能耀武扬威,弄的干部群众惶恐不安。对此知青们议论纷纷,感觉这个运动不太对劲儿,是对村干部和无辜群众的迫害。后来集体户知青对这个所谓挖肃“内人党”运动采取了消极、抵制的态度。

由于运动的折腾,书记的死亡,知青集体户盖房子的事也搁置了下来。到了9月,国家粮油不再供给了,集体户食堂也就散伙了。知青们有的到老乡家搭伙,有的自己做饭吃。直到1970年秋知青的房子基本盖好了,朱荣祥、铁风云夫妇,还有管炳鑫、田力虎等少部分知青才搬了进去。

兴隆地知青集体户与其它知青集体户有些不同。当时知青的房屋没有盖好,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知青们都分散借住在老乡家里,随着知青食堂散伙和部分知青之间结为夫妻,以及六位女知青先后嫁给当地老乡,知青集体户也就渐渐消亡了。

在兴隆地插队的北京知青里有5对结为夫妻。分别是朱荣祥与铁风云;李保平与王素花;田力虎与汪红;黄文彬与王人慧;韩辉与王云琴。另外,王增辉与扎旗教师李秀葵结为夫妻。

在当时的生活环境和条件下,有6位女知青与当地小伙结婚。其中:王文茹嫁给四队白凤林(白凤林后来当了多年的生产队长);李素明嫁给五队王占忠;户凤玲嫁给三队杨玉富;柴丽萍嫁给五队王占河:马玉佩嫁给五队赵玉忠:杨秋果嫁给六队李忠堂。杨秋果嫁到六队后曾任赤脚医生、妇女队长和大队妇联主任。

由于生活习惯、思想观念等差异,女知青嫁给当地小伙之初,夫妻间多少有些摩擦。但女知青们毕竟有了生活依靠,解决了基本的生存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夫妻之间最终都能相互照顾、相互体贴。正如李素明同学说的:“年轻时虽然有许多摩擦,步入老年后还是互相体贴。尤其使我感动的是丈夫对我母亲非常好,无论在母亲生前还是死后,都能尽孝。就凭这一点,我与他相守到如今,我很感恩于他。”目前嫁给当地小伙的女知青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她们或在北京或在扎旗定居,已经子孙满堂。柴丽萍的两个孙子都考上了大学。

 

知青忆往事

 

1、文艺演出:当年国庆节傍晚,知青们在村小学操场为老乡们演出了一台小节目。学校点了一只汽灯照得很亮。王素花同学独唱了一首《见到你们格外亲》,朱荣祥同学京剧清唱“临行喝妈一碗酒”,姜志修用板胡演奏了一首歌剧《白毛女》中杨白劳的曲子,邓向明演奏了笛子曲,黄文斌演出了男生独唱,王增辉演出了枪杆诗。全体知青合唱了当时流行的毛主席语录歌。虽说节目水平不高,可兴隆地的老乡和小嘎子们还蛮感兴趣。

2、打场:那时打场,要从几十里外的乙旦加拉嘎请师傅来开机器给苞米棒子脱粒。那位师傅有些残疾,有个怪脾气,在外面开机器打场只吃白面饺子。那时的柴油机只有二三十匹马力,体积大而笨重,据说是小日本留下的20世纪30年代的老机器。柴油机的突突响声几乎全村都能听见。由于柴油机一开就不能停下来,200来斤重的苞米袋男知青们咬着牙也要和社员一样扛到肩上。这样接连不断地往机器里倒,特别累,但那天村里队热闹非凡。因为中午每人可以分到一大块黄米年糕和一大碗牛肉或羊肉。若碰到供销社有酒卖(社员每户一斤酒),到晚上村里可就更加热闹了。猜拳的、骂人的、耍酒疯的甚至打人的都有,弄的鸡飞狗跳墙。

3、赶牛车:赶牛车是技术活儿。知青食堂口粮需要到巨里河公社粮站拉回来。知青第一次拉口粮是在三队借的一挂老牛车。姜志修、孙鼎、李保平、王增辉一起赶着牛车,学着老乡那样“阿达阿达、吁吁吁、喔喔喔”地喊着招呼着。去的时候很顺利,回来的时候却费了老牛劲了!从巨里河公社往回走,刚过了必喜村不远,这拉车的牛不知是渴了还是饿了,随你前头拽后面推,就是死活不走了。李保平拿香烟头烧牛尾巴,也只是走两步退一步。就这样僵持了很久,天逐渐黑了下来。正当大家累得无计可施的时候,老牛突然快速向兴隆地方向走去。这时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到了村里已经是后半夜了。

翻梁拉谷子、拉苞米、拉苞米桔是重要的农活儿。有的山梁比较陡,赶牛车有一定危险,人和牛都需要一定的经验。一次,四队知青姜志修、王增辉与老乡一起,各赶一挂牛车翻越山梁拉苞米棒子回村。王增辉和小老乡曹郁赶的那车的牛,是刚使用不久的新牛犊子。这挂牛车在翻过梁下陡坡时,突然牛失前蹄,整个牛车翻滚在半山腰,苞米棒子撒了满山坡。万幸的是,人和牛都没有受伤。如果扣在人身上,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4、放马:最艰苦的活儿要算李保平同学放了六年的马。每年春天小苗一出土,就要离开大队,等秋天地里庄稼全部收回来才回到村里。放马要到百十里地外,甚至更远的草场。一次,黄文斌同学整整坐了一天的大卡车,才到达了李保平放马的八区草场。由于草场距离村里很远,副食补给很困难。派回去办事、拉油盐酱菜的人员要好几天甚至八九天才回得来。最艰难的时候连续几天没有菜吃,靠咸盐水就小米饭解决肚子问题。放马最苦的是晚上,俗话说马不吃夜草不肥,为了防止晚上野狼袭击小马驹,牧马人要整夜陪伴守护着300多匹马的马群周围。遇到极端天气更要倍加小心,整夜都不能合眼。

5、解馋:开始的一段时间,知青集体户食堂伙食还不错,大家除了能吃饱饭,还断续能吃到点肉。渐渐的荤腥儿就没有了。有一次遇到下雨,天气也有些冷,大家都没有出工,就聚集到了食堂。尽管没出工干活儿,可闲饥难忍,刚好食堂库里还有些白面,大家议论着包顿饺子。没有肉就包萝卜素馅饺子,又到供销社买了些粉条泡软剁进去。于是大家各显其能,男知青们和面的和面,剁馅的剁馅,烧水的烧水,女知青们擀皮的擀皮,包饺子的包饺子。很快热气腾腾的饺子出锅了。那时的大柴锅也大,一锅能下不少饺子。你一碗我一碗吃得不亦乐乎!有的人撑得到外面蹦圈儿回来再吃。据说李保平同学吃了五六十个饺子,其他人少的也吃了四十个。

还有一次,村里老乡杀的猪是痘猪。好久没见荤腥的知青架不住嘴馋,买了七八斤。瘦肉里有好多小珍珠般晶莹透剔的豆粒(实际是寄宿在猪身上的猪绦虫卵)。没办法,先把肥肉剔下来放到锅里熬成油,然后瘦肉分给大家,一起把那些豆粒挑出来,结果弹得墙上地下灶台上到处都是。自认为豆粒挑的差不多了,就把肉块儿下到锅里煎炸后再做成其它菜。闻着那诱人的肉香气,谁也顾不上什么痘肉不痘肉了,吃的喷喷香。可是后来发现,有的知青得了猪绦虫病。

6、杀牛:村里杀牛,都有专人负责宰杀。由于当时极个别社员老看着知青不顺眼,看到国家供给粮油、大队又给配备做饭的大师傅,很嫉妒。经常冷言冷语,找我们的茬儿。中秋节的时候,知青集体户长姜志修主动向队长要求杀牛,目的是让那些人看看,我们知青不是好惹的……杀牛那天,牛已经捆好放倒了,牛角被绑在马车尾部,四个牛腿也捆在一起,老乡拿杠子把牛腿牛身压住。经指点,姜志修咬着牙用尖刀一下捅进牛脖子动脉处,血一下喷了出来,不一会儿就接了一大桶牛血。渐渐地牛眼睛变得暗淡下来,身子也瘫软下去。姜志修放下手中尖刀,其他剥皮、剔骨、割肉的事就由别人干了。按照农村习俗,牛头牛尾和四个牛蹄子归杀牛人,姜志修拿到了他们住的白文芳大爷家,七八口人一起吃了好几天。后来知青王增辉等人也陆续杀过牛。

7、“偷”柴火:兴隆地的冬天非常冷,炕是凉的,女知青们把棉袄棉裤都盖在被子上,早上被头上一层白霜。不烧炕晚上没法睡觉。开始大队每天给一捆柴,由于个别社员到处嚼舌,后来大队就不给柴火了。女知青不得不想办法解决烧炕用的柴火。柴丽萍、王素花她们住的地方离大队部只隔着两道墙,那里有柴火。每天傍晚,她们不得不翻墙,到大队部“偷”针柴解决烧炕取暖问题,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8、乡情:除极少人外,兴隆地的老乡对北京知青是很热情友好的。邓向明同学刚到村里就感冒了,发高烧,嗓子痛,浑身热的烫手。房东大娘一看说这孩子病的不轻,赶紧请来村里曹大夫打了针才好了。一次王文茹同学打场掐谷子时,不小心掐谷刀砍到大拇指上,顿时鲜血直流。小老乡郭明学看到后,立即翻过四队场院的院墙,把他妹妹的一盒胭脂粉拿来,抓住流血的拇指就按在了粉盒子里,血终于止住不流了。那时村里谁家杀猪了,老乡们总是招呼住在附近的知青们来吃血肠。时不时的东家大娘给一块黄米面饼子,西家大妈塞一个鸡蛋等等。兴隆地老乡对知青们的真情厚义,大家难以忘怀。

 

离开兴隆地

 

1970年开始,知青们先后离开兴隆地。

孙鼎:1970年春到吉林师范大学政治系上学,后回北京工作。1996年高考时,有同学在北京看到他在高考场地外巡视,说是在教育部门工作。目前失去联系。

黄文斌:1970年参加扎旗乌兰牧骑担任声乐演员,1974年调入哲里木盟歌舞团担任声乐及歌剧演员,1979年回京。

姜志修:19709月招工到通辽化工厂,199210月回京。

朱荣祥、铁凤云夫妇:1971年转点通辽东包大队,铁风云曾在东包大队当小学教师,朱荣祥当了电工。 1975年转河北涿县插队,1978年回京。

邓向明:197110月转点黑龙江七台河,19728月到新建煤矿,1984年到湖北中石油襄阳输油公司。

王人慧:1971年招工到通辽市第六百货商店,1979年回京。

高和兆:1971年招工到军马场,目前失去联系。

    王增辉:19723月招工到扎旗电影管理站,1985年到1987年在扎旗党政培训班,1989年到扎旗文管所,19916月回京。

    马玉佩:1974年由其父接回北京,目前失去联系。

    田立虎:1975年招工到鲁北木器厂,1979年回京。

汪  红:1975年回北京,在北京文百公司工作。2003年因病去世。

管炳鑫:1975年病退回京,目前失去联系。

李保平:1976年招工到联合屯煤矿当矿工,两年后调到矿上中学任体育教师。1979年回京。

韩辉:1976年招工到联合屯煤矿当矿工,不久调矿上中学当教师。1979年回京。2011年因病去世。

杨秋果:1977年参加林业局培训班,1978年到1979年在白音马哈林场、西山林场工作,1980年到巨里河供销社,1984年到巨里河中心学校工作,1992年回京。

户凤玲:1979年招工到扎旗饮食服务公司工作,1988年回京。

柴莉萍:1979年经旗里考试,录取为公办教师,1986年调到巨里河中心小学。2000年退休,现在北京居住。

李素明:1979年经旗里考试,录取为公办教师。2000年退休,现住扎旗。

王文茹:1979年参加考试后在乙旦加拉嘎当公办教师,1980年回村当小学老师。1993年回北京。

王素花:王素花与李保平结婚后,一直在村里务农,抚育子女,1979年回京。20183月因病去世。

王云琴:王云琴与韩辉结婚后,一直在村里。两人的父母都是医生,她常配合村医生给老乡们看看小病,还不辞劳苦地帮助村里患病老乡联系北京的医院,安排他们在北京就医、吃住等事,赢得老乡们的赞誉。

1979年底,北京知青基本都安排了工作,大部分离开了兴隆地。

 

后记

 

弹指一挥50年。当年饱尝苦辣的知青姑娘小伙们,现已到花甲之年。他们退休后或住在扎旗或住在通辽,其中大部分回到北京。目前都儿孙满堂,生活过的很幸福。在这次为北京知青赴扎旗插队50周年活动编写集体户简史文稿过程中,得益于柴丽萍发起建立的“兴隆地插队老知青微信群”,经过共同努力又查询联系到七位多年无消息的知青同学的消息(两位去世)。尽管大家各居一方,网络把大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又找回了当年在兴隆地的知青群体的感觉。

 

                         姜志修、邓向明记述

                           2018年4月29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