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联合屯知青集体户简史》——执笔人:丛辰生  

2018-05-24 21:41:30|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联合屯知青集体户简史

 

弹指五十年,往事跃心间。

回首当年苦,不禁泪潸然。

 

1968831,巨力河公社联合屯大队迎来首批北京知青插队落户。村里派老牛车到公社去接来联合屯插队的北京知青,一共是25人(女生9人,男生16人)。牛车拉着知青的行李,知青步行20多华里,来到了联合屯。山道弯弯,不时惊起野兔山鸡,山高林密,道路坎坷,满目凄凉景象。

同行25人中,高三毕业生有张效娅、马克娜、韩三刚、王东青、康文云、杨福生。初三毕业生的有白景莉、宋淑媛、李玉风、张二东、佟小明、王会京、李淑玲、高桂香、鲍泽生、董寅、王滿欣、何赤兵。初二的学生有高杰。初一的学生有田曙敏、邸永忠。1969届的学生有丛晨生、韩松泉、底玉山。都是北京七中的学生。只有陈涌是北京八中高一的同学。知青中年龄最大的21岁,最小的15岁。户长是张效娅,副户长是王东青。

集体户男生住在大队部隔出的房子里。外间是灶台,里屋对面大炕。这就是16名男生的家。每人占用房间面积平均只有2平方尺左右。1970年夏季,下大雨,男生宿舍漏雨,无法住人,只好分住到社员家。这样,联合屯就没有集体宿舍了。直到1974年,在三队队部原址重新盖了知青集体宿舍,很多男生参加了盖房子的劳动,联合屯才算有了真正的知青集体户。但此时北京知青已经所剩无几了。

女生9人按班级分住3户社员家。这样的安排,导致后来高桂香被奸污怀孕,最终自杀死亡。

知青刚到联合屯时,看到这里的情况和到北京招收知青的扎旗干部李勤所说完全不同,心理落差很大,有种颓唐的情绪。户长张效娅给大家开会,做大家的思想工作,稳定住了大家的情绪。

大队派当地人马江为厨师,给知青做饭。主食是小米饭,喝玉米碴子粥。在户长张效娅带领下,知青自已动手,腌制酸菜、咸菜,自已动手做黄酱,养了两只猪,也像普通社员一样,过起日子来。

联合屯是个大村,有200多户,1200多口人,分为六个小队。梁南是一、二、三、四个队,梁北是五、六队。知青分到比较富裕的一队和四队,10分工值在1.5元左右。分在一队的有张效娅、马克娜、康文云、陈涌、高杰、田曙敏、邸永忠、底玉山、丛辰生。分在四队的有王东青、韩三刚、杨福生、何赤兵、张二东、王滿欣、董寅、鲍泽生、韩松泉、白景莉、宋淑媛、李玉风、佟小明、王会京、李淑玲、高桂香。

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第一课是忆苦思甜。大队请一位苦大仇深的老贫农给大家讲过去吃不上饭、剝树皮的故事。吃了玉米瓤子轧的面后拉不出屎来,只好用手扣。有同学问,是哪年的事情?苦大仇深的老贫农回答,就是困难那年。同学们不禁哑然。

其实当地社员对知青到农村落户是有意见的,毕竟知青是在人家饭碗里抢食吃。土地不因知青的到来有所增加,亩产也不因知青的到来有所增产。

随着集体户生活的开始,知青与社员同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政治旋涡中心,在这宁静的山村,开始了新的生活。

第一年粮食是国家供给,定量有限。知青们正是生长发育期,劳动强度又大,粮食不够吃,就寅吃卯粮。到了1969年春夏之交,国家供应的粮已经吃尽。户长张效娅与大队协商,借粮维持生活。所借是原粮,大家抱着棍子推碾子,两人一组推,折腾半夜,才把一麻袋玉米弄成了可以吃的玉米碴子。

粮食解决了,又出现无柴烧。于是25人全体出动,赶着两辆牛车,到离村十多里地的二道梁去打柴。累得筋疲力尽,终于将柴装上车。回村路上,由于赶车技术差,车翻了,大家又重新装车。到家时已经半夜,累的饭都不想吃了。

大队借的粮食吃完后,集体户分为两伙儿,一队和四队各一食堂。这样维持到秋天,终于散伙了。大家各自为政,为能吃上饭而奋斗。有去社员家混饭的,有自己借粮做饭的,有单干的,有抱团取暖的。记得韩三刚曾经写过一首歌,歌词是:“联合屯天空像锅底一样,一年啊四季呀见不到太阳。一个迎春烟屁四个人抽,可惜没爹娘多么业障”。由此可知生活艰难。

底玉山是家中的独子,母亲无工作,母子两人相依为命。底玉山到联合屯插队,其母于1969年秋初来联合屯探望,因底玉山年龄小,饭量大,粮食早吃完了。母亲来了,更无饭可吃。其母居住在一队菜园子屋里,只好去讨饭,足迹遍及巨力河公社。知青母亲讨饭这件事轰动了扎鲁特旗。

1969年春节将至,知青大多数人都回京过节。由于高桂香经济条件差,父亲是伪警察,在监狱服刑;母亲受其父牵连,无正式工作。和高桂香同住的女生都回京了,高桂香无钱回家,只能一个人留在村里。她无力打柴,在严冬里睡了一周凉炕。这给了她的房东、四队会计倪俊可乘之机。他让高桂香到他的屋里睡觉。天太冷了,高桂香无奈,只能听从房东安排。倪俊老婆有神经病,孩子也都住在一屋里。就这样,高桂香被倪俊乘机奸污,以至怀孕。肚子大了,无法掩饰,倪俊给她找了个傻子草草完婚。男方是巨力河七八队的刘喜,婆婆也是智障。

春节后知青回村,得知高桂香已经结婚了,去他家探望。看到她家徒四壁,炕上连张完整的炕席都没有。婚后,高桂香吃了堕胎药,让孽子流产。1971年她与刘喜产有一女,未滿月就夭折了。

生活窘迫,生无可恋,高桂香于197181日跳井身亡,年仅21岁。

有个别知青落到了农民中最底层的田地。一个村里的人,七大姑八大姨都能论上亲戚,而知青举目无亲。农民有房,有自留地,知青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垅,是真正的无产阶级。

当年的知青,年轻气盛,对于看不惯的事情,敢于仗义执言。对那些欺压弱小的村干部,知青敢于当面指责。这样就得罪了当地一些有权势的人。知青的日子更不好过了。苦活儿累活儿基本上都是知青的。种地时,知青缕粪、间苗、铲地、趟地、收割、打场、起石头、和泥拖坯,样样活儿都干。劳动锻炼了知青的筋骨,困苦磨练了知青的毅志。每逢年节,大家望月思亲,潸然泪下。瞻念前途,不寒而栗。

联合屯知青婚姻状况如下:

19696月,吳家松、苏旭辉来联合屯插队。吳家松与张效娅于19714月结婚,二人都是公办教师。,

苏旭辉1972年去水泥厂,和马克娜婚后,调广州工作。

董寅和白景莉1976年结婚。董寅在鲁北二中当教师。白景莉在鲁北医院工作。

丛辰生和佟小明1970年结婚,一直在村里插队十年。197810月返京。

杨福生娶了当地窟窿山丁医生的女儿为妻,在联合屯当公办教师。

鲍泽生与天津女知青高小妹于1971年结婚,一直务农。1979年底鲍泽生返回北京,高小妹返回天津(后调北京)。

当初知青们都是抱着扎根农村的思想插队落户的。随着何赤兵1969年底离开联合屯,大家的思想有了变化。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想尽办法要离开农村。

何赤兵1969年秋未去四川。

玊东青1971年去长春文化馆工作。

杨福生是第一批公办教师。在村里一直未回京。

王会京1971年底转插白城,后与天津知青结婚了,一起返回天津。现失联。

张效娅1970年在联合屯当民办教师,1971年转公办教师,1978年调哲盟轻工局工作。

宋淑媛1972年去通辽柴油机厂,后失联。

李玉风1975年到鲁北师范学校,后任鲁北二小教师。1979年返京.

张二东1976年到鲁北建筑队工作,1979年初返京。

韩三刚1974年困退北京。

韩松泉1974年困退北京。

李淑玲1974年困退北京。

白景莉1973年去通辽卫校,1975到鲁北医院工作,1978年调往山东。

董寅1974年去鲁北师范学校,毕业后在鲁北二中任教。后调往山东。

底玉山因其母讨饭的事,旗里特批去联合屯煤矿。1976年困退北京。

邸永忠,1972年去通化钢铁厂工作,可能已回到北京。

田曙敏1971年去黄花山电厂。

王满欣,1974年病退返京。

康文云在联合屯民办教师,1980年返京。

高杰1970年去湖北三建。

陈涌1970年在联合屯梁北小学任民办教师,1972年去鲁北肉联厂,1974年返京。

往事不堪回首。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的热血青年,如今已白发苍苍。知青是我们共同的名字,插队是我们共同的经历。联合屯是我们25名北京知青魂牵梦绕的地方。我们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这里。这里记载着我们的酸甜苦辣,有我们的热血激情。回京后的这些年,我们的学识、价值观、理念得到充分体现。我们感恩那里的父老乡亲,怀念那里不是亲人的亲人。联合屯啊!我们的第二故乡。我们怀念你!!

 

执笔人:丛辰生

2018430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