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胜利屯大队知青集体户简史》——撰稿人:赵庆辉  

2018-05-26 22:45:55|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胜利屯大队知青集体户简史

 

知识青年到边疆,

火车笛声响,

亲友团送我行,

一片泪沾裳。

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促成长。

含辛茹苦,令我坚强。

 

1968826日,告别了年迈的父母,告别了亲友,我们离开了首都北京,登上了开往扎鲁特草原的列车,到农村插队落户。

1968831日,几经周折,抵达内蒙古哲里木盟扎鲁特旗巨力河公社胜利屯大队。到这里插队落户的19人中,有11名男生﹙刘铁、顾大成、石志刚、史德玺、刘思源、于景新、武平、钳大正、马二东、冯敬德、赵庆辉﹚;8名女生﹙马亿敏、刘金枝、汪红、王欣、王小玲、邹菁、李萍、果燕﹚,他们来自四个学校。

主体是北京市第三十中学的学生,3名高中生,16名初中生。年龄最小的果燕只有16

胜利屯原名老道沟,因为偏僻,交通极为不便。因政治、经济、文化落后等原因,又叫“落套沟”。屯子坐落在巨力河公社的西北角儿,距离公社35里。走山路距离鲁北镇120里。

当年,村里六七十岁的老人没到过巨力河,青年人没去过鲁北镇的大有人在。

我们19人到村儿那天,被贫困、落后、荒凉的场景惊呆了。低矮的土房残垣断壁,街道坑坑洼洼尽是杂草、乱石和牲畜粪便。

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群孩子,衣着不整,有的没穿裤子,满脸鼻涕。村里吃饭时,饭菜上爬满了苍蝇,黑面团﹙馒头﹚牙碜,一咬对不上牙。

行李堆放在大队部仓库里,等待着安排住地儿。外面天下起了雨,我们继续等待着。当地人络绎不绝地来围观我们,很窘,不知该说些什么。无奈之下,我们离开了大队部。年龄大的赵庆辉、刘思源、顾大成等人爬到南山顶去登高望远,看地理位置。年龄小的男生刘铁、马二东、武平等顶雨到南山坡骑驴。女生8人躲到梅占魁家的大柴火垛下避雨。有人哭了。

看到胜利屯贫困落后的表象,加上安排知青的准备工作做的不好,再对比李勤﹙扎旗旗委干部﹚到北京接知青时说的话,反差太大。第二天清早儿天还没亮,有两名男知青赵庆辉、刘思源悄然离开村庄,想转插牧区,到民主公社去寻觅落户。

知青擅自出走,造成全旗通报找人。巨力河公社书记李万贵星夜赶到胜利屯,进一步落实安置工作。

就这样,19人被安置下来。分在二队的是:赵庆辉、顾大成、刘思源、石志刚、史德、余景新、李萍、邹菁、王小玲、果燕。分在的三队是:刘铁、马二东、武平、钳大正、冯德敬、马亿敏、刘金枝、王欣、汪红。

驻地分4处:

赵庆辉、刘思源、顾大成、武平、钳大正5名男生住吴振喜家;

马亿敏、刘金枝、汪红、王欣4名女生住在范庭家;

刘铁、马二东、冯敬德3个小男生住在三队队部;

石志刚、史德玺、于景新3个男生住在二队队部东屋;邹菁、果燕、王小玲、李萍4个女生住在二队队部西屋。

吴振喜家养一条大狗,非常厉害。因为怕狗,夜间撒尿不敢出屋,从窗户往外溺。外面是吴大爷栽的葱,每天撒尿,吴大爷都认为是露水,不洗就吃。后来吴大爷发现不对味儿,告到队部。因此5人搬到食堂里间去住。食堂安排在吴振英家。

分队以后,知青们积极参加生产队劳动,干农活儿都非常认真。三队刘铁、马二东、武平、钳大正等人割谷子,手磨出血,不甘落后。刘铁改下打镰儿,不慎把腿刺一大口子,血流如注,抓一把黄土止血。止不住,用马粪包才止住了流血。

王欣、马亿敏、刘金枝、汪红第一次劳动起羊圈,圈里水泡着羊粪尿,又膻又臭。开始,穿着鞋,后来鞋袜被粪水浸透,继续坚持。

邹菁、王小玲、李萍、果燕扒苞米,手磨破了,仍然和社员们比着干。

都知道胜利屯不分红、没有钱。但集体户里所有人都积极参加劳动,全体知青很快通过了劳动关。学大寨,学新立屯抗旱经验打大口井,八名知青和部分村民在大队长王秀带领下顶风雪,冒严寒,苦战一个冬天,决心要摘掉胜利屯“落套”的帽子。终于打成了大井。那大井至今还在。

1968年秋天,胜利屯是个丰收年。但是没有分红。看到村民们高兴,我们也高兴。大队长王秀和小学校长秦臻重组胜利屯篮球代表队,去参加全公社﹙机关加生产大队﹚的篮球比赛。入选的知青有刘铁、石志刚、于景新、赵庆辉、马二东。刘铁、志刚两前锋左右开弓,尤其是刘铁左底角三分球,举手就进,一举成名。球队由倒数第一进入到公社前六名。刘铁后来入选扎旗篮球代表队,给老道沟争来了荣誉。

庆祝丰收年,知青集体在大队部礼堂﹙仓库﹚为村民演节目。邹菁唱红灯记选段“听罢奶奶说红灯……”由顾大成京胡伴奏,全场热烈欢迎,掌声阵阵。邹菁嗓音甜美,1971年选调到扎旗乌兰牧骑。钳大正武术表演七节鞭“打虎上山”,知青集体演唱了歌曲《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1968年冬天,村里进工作队搞挖肃运动。胜利屯绝大多数是汉族,挖“内人党”没目标。挖不出来,就斗地、富及其子女,整村干部。工作队长亲自到集体户发动知青去打斗,户里没人理他,恼羞成怒。在大会上叫嚣:知识青年没觉悟,捂着阶级斗争盖子。他的话激起全体知识青年的反感。在全体村民大会上,知青集体出面与工作队辩论,质问队长:阶级斗争盖子在哪儿?谁捂着阶级斗争盖子?对知青的发言,村民给予热烈的掌声支援。

第二天,天还没亮,工作队八人悄然离村、自己扛着行李逃之夭夭……

为了进一步树立起集体户形象,刘思源引领户里开展“请示、汇报”活动。村干部、书记、队长、村民们赶上的,都主动参加。

1968年到村时,老道沟真的有座庙,庙里有神像,有一个“刘老道”死守着这座老道庙。庙坐落在村西头的半山腰,正对着大簸箕沟,庙西北有天台耸立,如一口大钟悬挂。庙前面有一条石河,夏日里河水涓涓,崎岖蜿蜒。对面山坡山花烂漫。

庙是砖石结构,这在老道沟里是唯一的,基本完好。那是1968年,有人依旧烧香、上供、磕头。村里人很迷信刘老道。求签、算命都找他。传说:他能飞檐走壁,万仞天台山一个时辰能登顶折返。冬天不穿棉衣可以过冬,精通麻衣神像,奇门遁甲……

我们见到他时,那天他坐在一个砖围起来的池子里。当天温度大约零下20摄氏度,他没穿棉衣,伴有一张从来不洗的脸。我们去了八个人,刘老道害怕了。我们戏耍刘老道,叫他表演飞檐走壁。他哀求我们说:不行了,腿疼。叫他做奇门遁甲,他说不会。并且极力表白:他也是穷苦人出身,民国十几年在北京的白云观出家受戒。他拿出了戒牒,证实自己的身份。

我们八人当着老道的面,砸毁了神像,没收了老道的戒牒﹙毕业证书﹚,把庙上的匾牌亘古一人扛回集体户。

砸老道庙,破除迷信,破除四旧。其实,只是走走形式。

后来拆了老道庙,用那砖石盖大队部。拆庙时,石志刚腿摔髌骨骨折,大队给100元钱回京治疗。志刚在校时,是北京第三十一中学校足球队的锋线人物,徐琪(是谁?)先生的得意门生。1973年,志刚到吉林师大政教系就读。

1968年的冬天,是寒冷的冬天。

集体户有5人回北京探亲,生产队没钱,家里寄路费。因为回家的人没打柴等问题,户里为此产生了矛盾。

这是一个难过的冬天。

寒冷。上厕所都犯怵。怕冷,也怕猪。人无厕所,猪无圈。

女生最怕去井沿打水。胜利屯地理位置高,井深水浅,每天打水必须用镩,先把冰镩开,再用辘轳放下水桶去打水。滴水成冰,井口周围形成了冰山﹙冰锥﹚。谁都发怵,一上去战战兢兢。

为照顾女同学,怕她们掉到井里,男生分组打水,承担了食堂的打水任务。

打柴火,是一件重体力劳动,是男人的活儿。

1968年冬天,有八名男生没回北京。刘铁、二东、赵庆辉、武平、大正、大成等人承担了打柴任务。野猪沟的枝柴茂密,但是路远车难行。要过一道冰河。武平第一次赶车,也是第一次打柴,因柴车过重,车坠入了冰河。辕牛被压趴下,就要被压死。武平奋不顾身跳下冰河,解救辕牛,化险为夷。卸车再装车,衣裤鞋袜都是冰,带着冰赶车十几里。回到集体户,到户时天已漆黑,户里的同学在焦急地等待着。

第二天去沟里搂萱柴。柴多车大,刘铁、二东两人赶车,天黑路遥,人在车顶上睡着了。车烧香(即车在行进中向侧方向点地一下又回来了),两人被甩出去老远,刘铁磕掉了门牙。

病痛。第一个生病的是史德玺,感冒引起肺炎,发展到肺脓肿,村里没有药。户长顾大成做主且陪伴送他到巨力河公社卫生院。

接着,冯敬德肝炎!汪红肝炎!由生产队派大车送到扎旗旗医院。住院没钱,顾大成带王小玲、邹菁三人,星夜步行120多里赶到鲁北,送去70元钱。传染病须转院去北京,钱不够,赵庆辉骑马再次回村找钱。生产队没钱。由秦臻老师作保,从巨力河公社文教办借200元钱。240里路庆辉当天往返。骑的是老旗长包玺的马。

由王欣和顾大成护送汪红、冯敬德回京治疗。

冯敬德肝炎经王欣爷爷治疗痊愈。汪红因肝病于﹙2003年﹚逝世。

1969年春天,集体户里有两人生病回京。李萍、大毛(余景新)转户去辽宁。

刘铁、马二东、石志刚、刘思源等人去野沟放蚕,其余人在村里下大田,或在园田干活儿。赵庆辉出外勤到中蒙边界修路。

6月份集体户各队知青调整,整体被安排到原来的四队队部。轮班自己做饭。到八月份集体户断粮。每人都自己想办法找饭辙,户内大锅里只有蒸胡萝卜和老倭瓜糊口。

村民热诚地帮助我们。赵大娘家、娄景忠家、范喜珍家、高福家、范喜贵家……尽管他们也不富裕,但都热心地帮助了我们。赵庆辉、刘思源再次去公社找李万贵书记,汇报胜利屯知青断粮情况。李书记立即请示扎旗旗经委,特批2000斤成品粮给胜利屯知青。

有粮,没柴。做饭时,只好去抽撤前院﹙二队羊圈﹚棚上的干枝。大队长王秀看见了,和郭书记研究后又特批给知青两车干柴,从姚占林家买的。总算解决了吃饭问题。国家供给制到此结束。

1969年老道沟再次歉收,宣布“不分红”,吃返销粮。很无奈,家庭困难的知青更是无奈和无助。集体户全员返城。个别同学由生产队给30元钱路费。知青还没走,集体户的锅就被社员拔走,猪头早已不翼而飞。集体户到了岌岌可危地步,只剩几间空房在静静地等待着来年。第一年没回家的人、父母受冲击还未被解放的人,此时最想家。           

14个人乘坐老程头赶的马车,120多里到鲁北,晚上住在扎旗知青接待站。第二天劫搭拉货的卡车去通辽,为了省钱。第四天早晨,我们终于回到了故乡北京。下火车以后,几个女生怕见熟人急切地走了。剩下的男生,赵庆辉、顾大成、武平、大正等六人不敢进家。狗皮帽子,白茬皮袄,胡子邋遢,头发又脏又长,一口白牙,满面灰尘。一起走进了站前理发店。老理发师诧异了一下,然后极其亲切地说:孩子们,快脱脱,先洗洗吧,到家啦。

1970年春天,吃返销粮,部分成员到老乡家吃住。集体户在缺粮的情况下,在户长顾大成带领下继续维持着。   

刘铁、马二东、刘思源、石志刚去野猪沟放蚕。赵庆辉在林业干活兼做赤脚医生,7月份参加赤脚医生培训班,在三河屯培训三个月。其余的同学在园田干活儿或下大田。

7月份王欣转户到湖北。马二东转户到吉林。10月份刘铁选调嘎苏庙种畜场工作。11月份赵庆辉、钳大正抽调到旗干宣队,搞“一打三反”运动。集体户再次减员。

这一年发生了几件不愉快的事。赵庆辉因山洪爆发砸伤了腰,引起关节炎复发,又丢失了衣物。石志刚在拆庙时摔坏了腿。史德玺再次犯病……

集体户内生活困难重重。返销粮是原粮须深加工,做饭必须自己动手。

但是,想改变“落套沟”面貌的心思依旧没变。户里绝大多数同学都在积极地参加大田和园田里的劳动。

最值得一提的是到野猪沟放蚕。

放蚕由徐宝贵老人带队,其余都是知识青年,有刘思源、石志刚、刘铁、马二东等。野猪沟林密、沟深,柞树多,野兽成群。听这名字就怪吓人的。几百斤的大公猪﹙野猪﹚时常在蚕场周围出没。狼群也分布在蚕场周围。因为人和它们共饮一泉水。狍、鹿、狐、兔、山鸡……更险的是有毒蛇。夜里,狼在山谷中嚎叫,猫头鹰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吃粮,蔬菜由村里自己带,水疙瘩、酱都吃徐老头的﹙集体户没有﹚。野菜清水煮,没有油。猎取到动物能吃上肉。

大本营﹙村里﹚距离30多里,时常接济不上,断顿挨饿。宝贵老人生吃蚕蛹……1969年夏天阴雨连绵,屋漏偏遭连阴雨,帐篷里漏的没好地儿。刘铁、二东把被子当帐篷遮雨。天气阴冷,火种被浸灭。当年,火柴紧缺,要埋火种。怎么办?知识青年应用所学知识钻木取火,真的成功了。引燃物是被子里的棉花……

1971年,集体户里钳大正由“一打三反”工作队直接参加工作。赵庆辉和石志刚7月份进扎旗师训班参加培训。冯敬德病退转回北京。

国庆节期间,刘思源、史德玺和部分村民参加公社举办的篮球比赛。史德玺酒后病逝于巨力河公社巨力河中学院内。

那天是102日晚,篮球赛结束以后,球队成员一块儿喝酒。103日凌晨,同在一被窝睡觉的刘思源发现史德玺情况异常,立即求救巨力河大队赤脚医生、北京知青王文彦出诊。经王文彦奋力抢救未果,报告死亡。在场的知识青年和村民们一片垂泪、哀伤。物伤其类,哀怜他只有21岁。

老道沟大队派社员孙仲林赶车拉玺遗体。遗体被停放到老道沟村外边虎头山的山洞里﹙不让进村﹚。邹菁闻讯悲痛不已,立即前往看护、擦拭、守灵。亲手缝制入殓衣裳。

知青在邹菁带领下,为史德玺置办棺材,整容,安慰家属,集体送葬。把史德安葬在老道沟的东山坡上。

寄托哀思!知青之间加强了团结。

1973年集体户还剩下8人。

知青在户长顾大成带动下继续积极做贡献。顾大成建立起机修队,开拖拉机兼修理。为村民修收音机。马亿敏、刘金枝、汪红充实到老道沟学校,除了教文化知识,进行思想教育,普及卫生常识和良好习惯,还带学生开展勤工俭学活动。

王小玲、果燕、武平在大田劳动。劳动之余刻苦读书,自我充电。1975年果燕考入扎旗师范学校。

1973年,胜利屯﹙老道沟﹚八名知青苦干五年活儿,工分上万,从未分红。由于村里经济、文化落后等原因,知青集体户带着遗憾转插到巨力河公社最富裕的村——小牧场,一片满怀深情,和胜利屯依依惜别……

 

撰稿人:赵庆辉

2018430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