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永乐村大队知青集体户简史》——永乐村知青集体撰写  

2018-06-11 17:50:07|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乐村大队知青集体户简史

 

序言  初到农村

 

1968年,一场波澜壮阔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在全国开展起来。826日,以北京八中和北京女八中为主的一批青年学生乘坐东进北上的列车,奔赴内蒙古自治区哲里木盟扎鲁特旗,经过五天的火车和汽车颠簸,终于在831日到达了香山公社永乐村大队。

20多位北京学生来到临近祖国北部边陲的偏远村落,全村的男女老少闻讯都跑来看看北京人长什么样。知青落脚的大队部院子里一时间人满为患。

知识青年们就在这大队部的社宅里安下了家。不想,一安就是七年之久。

第二天,大队为知青们开了欢迎会兼学习班。大队干部、小队干部都出席了欢迎会。有纪念意义的是,一些男知青在会上学会了卷旱烟(当地人戏称卷大炮”)。

从此,知青们的农村生活开始了。

 

第一章     知青食宿

 

按照那时的国家政策,下乡知青头一年吃国家粮站供应的商品粮,都是成品粮,所以知青头一年不用抱杆儿推碾子。

大队雇了位年近五十岁的大师傅佟殿贵(满族人)给知青做饭,佟师傅的手艺是不错的。那时知青的伙食好,经常能吃到馒头、烙饼和饺子之类。

头一年国家还给知青每人发了一身蓝色的制服棉袄棉裤。知青们可谓衣食无忧。

到村不久,正赶上各生产小队分菜、分烟。知青们高高兴兴地把菜和烟拉回集体户。菜有洋白菜(东北叫疙瘩白)、胡萝卜、土豆之类。男知青每人分到一绳子烟叶,也够一个人抽一年了。

东北地区无霜期短,冬季时间长。分得的菜得吃一冬天,需要把菜扔到房顶上晾。经过冬季菜都冻上了,就吃冻菜。或者把菜腌在缸里,做成酸咸菜。如酸土豆、酸胡萝卜、酸疙瘩白。

东北人讲究积酸菜,知青集体户也积了一缸酸菜,可以吃到第二年夏初。凡是到过永乐村的知青都吃过酸菜。如今酸菜普及到了北京,超市和农贸市场也有酸菜卖。知识青年是北京人食用酸菜的先驱。

大概一两年以后,佟殿贵师傅不再当集体户炊事员了。换成了一位四十多岁姓王的师傅给知青做饭。他的厨艺比佟师傅就相形见绌了。

又过了一两年,大家决定不用大师傅了。于是两个同学一班儿,自己做饭。可是做小米饭沙(shà。《现代汉语规范词典》1141页)米是个手艺活儿,知青有的不会沙米,小米饭里有沙子,大家还是有意见。这就印证了一句老北京俗语:“行家不可力吧儿干。”

 

第二章     再教育

 

知识青年们从进入村庄以后,就开始接受贫下中农、社员群众和队干部的再教育。

群众吃苦耐劳、节俭度日的作风影响了知青们。他们不肯糟践一点儿可用的东西。知识青年看在眼里,记在心头。他们原把农村经历的节俭作风传授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可惜的是,如今的是年轻人“能挣会花”,动辄花成千上万块钱也在所不惜。看见这些孩子的做派,使我们痛心。

农村青年风趣诙谐,富于幽默感。五十年前扎旗没有未婚男女私相受授的,连在一起谈心都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他们看到北京知青一男一女在一起说话、走路,简直像发现了飞碟似的大惊小怪,还口口相传。甚至编成顺口溜儿流传,一时间成为奇谈。等到俩人结了婚,才算尘埃落定。

当时,永乐村知青集体户的知青户长好像是马蕴慧。大队委派的贫下中农老户长是50多岁的大老庞(他有两个兄弟,村里人分别称之为大老庞”、二老庞”、三老庞”)。三兄弟常到知青集体户来坐,跟大家聊天儿(东北话叫唠嗑儿”)

各小队的队长也常到知青集体户来坐。还有第一小队的保管员梁国富也常来坐,不过他不爱说话,只是坐在土炕上抽他的铜锅儿小烟袋。到了该吃饭时,他的儿子小石头儿就来喊他爸爸回家吃饭。

很多青年男社员也常来集体户坐。几个人坐在毡子上或者躺在铺盖卷儿上说笑。

当年第二生产队有个四十多岁的男社员,外号儿叫“黄皮子”(东北话意为黄鼠狼)。干活时他给知青讲了一件轶闻。说从前有人做了一副上联是妙人兒倪家少女”。几百年来从未有人对上过下联。他说这是一副拆字联,妙”拆开是少女”,倪”拆开是人兒”。这个上联很难对,所以没人对上过。

一队有一个社员叫刘忠。有一次他给一个知青讲《三字经》。他说,“人之初,性本善……教之道,贵以专。”他说意思就是学生背不上书来,老师要叫他知道,得让他跪到砖上。他的奇思妙想一时传为笑谈。

 

第三章   勤恳务农

1968年秋季来到永乐村以后,全体知识青年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农业劳动。大家不怕劳累,跟社员一起摸爬滚打。大家肩并肩,汗水洒在一起。社员们耐心地教,知青们耐心地学,相互间在劳动中建立起了深厚、诚挚的友谊。春季一起犁地、播种。夏季一起耪地、薅草。秋季一起收割庄稼,把割下的庄稼拉到场院,又一起参加打场劳动。

冬季农闲了,知青们和社员一起到小河西水库搞农田基本建设。吃的是高粱米饭,社员从家带咸菜。知青们没有咸菜,就学社员把盐擀成粉,撒到热饭里拌着吃。高粱米饭比较硬,吃多了容易伤胃。可是大家也顾不得了。这体现了知青和农民同吃一锅饭。

有时知青们还要和社员一起去赶运。赶运就是把菜牛从畜牧场赶着送到百十里外的屠宰场。这个活儿是凭着两条腿长途跋涉,需要腿上的功夫,很是辛苦。夜晚住在大车店,十几二十个人睡通铺。知青们在这里受到了很好的锻炼。

秋季时有的知青还参加了队里的出麻劳动。这是个很脏的活计,人要跳到又脏又臭的麻坑里往出运麻杆儿。这是对知青进行不怕苦不怕脏的革命教育的好课堂。

还有的知青看过生产队的菜园,白天跟社员一起种菜,晚上留在马架儿似的小屋里看夜班儿。这个活儿也很辛苦。

永乐村的知识青年们自从来到农村,就在生产第一线和广大社员群众一起栉风沐雨,战天斗地,积极参加农业劳动。他们参加了春种秋收,夏锄冬藏。他们参加了抗旱夺粮的“座水点种”的紧张劳动。他们的汗水与社员群众洒在一起。在劳动中他们的脸晒黑了,意志磨练得很坚定。在农村的锻炼使他们终生受益。

经过几年的劳动锻炼,一些知青被选拔到各条战线、各种岗位上工作,继续为农村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有些知青进入了高等学府,继续深造。

 

第四章  园丁育苗

我村有七个知青担任过民办教师。他们是:王新民、马蕴慧、魏玉琨、金守中、林德忠、郭黛姀(hé)、张大庆。知识青年那时撑起了永乐村小学教育的半边天。

1972年那一届毕业生正赶上恢复小升初统考。这一班毕业生考出了优异成绩,夺得全公社各大队小学的第一名。永乐村小学被评为公社先进校,班主任被评为先进教师。成绩的取得与算术教师魏玉琨和语文教师张大庆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历任教师也都付出了艰苦努力,功不可没。

自从“文革”开始,小学教育就离开了正轨,轻视文化课,几年时间学生的文化水平下降了不少。1970年以后,知青开始进入小学,慢慢地,学生的学习成绩逐步提高。知青教师注重教学质量,给学生补课(当然是无偿的),做家访了解家庭情况,帮助想办法解决家中困难,使学生能够安心学习。在学习上开展先进帮后进,全班一片红。耐心讲述学习文化课的重要意义,提高学生的思想觉悟和学习的积极性。但是还是有许多学生和家长轻视文化学习,因为那个时代盛行的是读书无用论",鄙薄学文化。知青教师们的不懈努力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读书无用论”的影响,对学生具有重要启蒙作用。学生们也十分尊敬和关心老师。如有的班学生们给老师沏茶。

转瞬之间到了1973年。风云变幻,北京出了个给老师提意见的小学生某某。她被“四人帮”当做敲门砖,一场反击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恶浪铺天盖地而来。让学生给老师糊小字报,批判智育第一”、分数挂帅”、师道尊严”,结果是“读书无用论”又抬了头。“鄙陋斋主人”曾以此为题材创作了九场北京曲剧《园丁泪》,回忆了这场风浪。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瞬来到1975年,七年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有许多同学或者被提拔到社队以上各级领导岗位参加工作,或者到各级学校去任教,或者到各地的工矿企业参加工作,或者考入各类高等学府去深造,或者转插到其他省份,或者因病退回了北京,集体户的人数越来越少。

这时,通辽市知识青年开进了永乐村。剩余没走的几个北京知青并入了通辽知青集体户。从此大哥哥大姐姐们和小弟弟小妹妹们在一起,开始了新的生活。

下面通过对永乐村知青个人经历的统计,简略展示永乐村知青在农业第一线、社队管理、各行各业以及到高等学府继续深造的足迹。

 

 

永乐村知青个人简历

1王新民:男,北京八中1966届初三1班毕业生。19688月到香山公社永乐村插队落户。19716月调香山中学任教。1974年春调香山公社任行政秘书、党委秘书。1980年调中央司法警官学院工作。2010年在教育部退休。

2张东汉:男,北京八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底到香山公社永乐村二队插队。下过大田,当过赤脚医生。1970年冬参加旗“一打三反”工作队,在巨力河公社供销社开展工作。1971年在香山公社工作队,在小白音宝力稿开展工作。1971年到香山粮站工作,曾任粮管员、业务员。1979年病退回京,在北京纸盒一厂宣传科工作。后到二轻局,又到轻工业部主办的《购物导报》工作,任编辑兼记者。1995年办理停薪留职,下海经商。2008年病逝,享年59岁。

3焦益民:女,北京女八中1966届初三5班毕业。19688月到香山公社永乐村一队插队。下过大田、菜园。1970年冬参加旗“一打三反”工作队,在巨力河治兴屯开展工作。1970年参加公社“一打三反"工作队,在大白音宝力稿大队开展工作。1972年到香山粮站作粮库粮管员,在香山农场小学及中学任过教。1979年病退回京,在北京万力特轻工机械厂工作。1998年退休。

4万绿江:女,北京女八中1967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香山公社永乐村插队落户。务农2年后在公社搞过社教,在旗文化馆搞美术宣传。2005年在中国电影集团公司退休。

5王利民:男,1952104日出生。北京三十一中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一队插队。197010月到旗食品公司肉联厂当工人。197212月参军回到北京,在空军通信团服役,1976年调到空军机关工作,2008年退休。

6沈符民:男,北京五中1967届高中毕业生。19692月到永乐村三队插队。197010月调旗军管会工作,离村。1972年困退回京。

7吴镝:女,北京女四中1967届高中毕业生。19692月与沈符民一起到永乐村三队插队。197010月病退回京。

8张大庆:男,1949126日生。北京八中1966届初三4班毕业生。19688月底到永乐村大队插队落户。1968年下半年至1970年在大田劳动,赶过运,修过水库。1971年在菜园子干活兼看园子。1972年至19767月在永乐村小学担任民办教师。19767月病退回京。同年11月至2004年底在北京空调器厂工作。20051月退休。

9王秀玲:女,1949811日生于北京。1966年在北京第二十九中学初中毕业。19688月底到香山公社新生屯大队插队落户。1971年到“一打三反”宣传队搞运动。1973(1974年?)并户到永乐村知青集体户。在永乐村期间做过赤脚医生。1976年底病退回京。1977年底到北京市皮毛二厂(后改为倍得公司)工作。19967月退休。

10马蕴慧:女,北京女八中1966届高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二队插队。去时21岁。参加农业生产。后到小学当老师。1974年底招工去扎旗工程队。1979年回京。

11鲍初建:女,北京八中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插队。夏季从事大田种地、耪地、薅地全套农活儿。冬季在羊场接羊羔、放羊羔。做过大队保管、药房调剂。19722月入学北京师范学院。

12魏玉琨:男,北京八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二队插队。干过农活儿,后在村小学任教。1974年底招工到扎旗工程队。

13魏玉林:男,北京三中1968届初中毕业生。1970年转插到永乐村。当年16岁。干过大田农活儿。19764月招工去霍林河煤矿。

14马树奎:男,北京三十五中1967届初中毕业生。196812月投奔姐姐到永乐村三队插队。一直干农活儿。1975年底病退回京。

15郭黛姀:女,北京女八中1966届初三5班毕业。19688月到永乐村插队。干过大田农活儿,参加过旗里“一打三反"运动。在村小学当过老师。19743月离开永乐村,转插河北。1996年因病在教师岗位退休。

16张玉初:女,北京女八中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一队插队落户。务农约七年。后期担任过妇女队长。19749月考入长春电力学校。1976年末在吉林省火电工程公司参加工作。1992年春节在原单位办理停薪留职。回京后在帕克监理公司、光华建业房地产公司工作至2014年春。20169月因心脏病突发卒于苏州。

17孙茜:女,北京女八中老高三毕业生。大约1969年当兵。后在石家庄某部队医院退休至今。

18李振常:男,北京五中1967届高中毕业生。196811月到永乐村三队插队,在大田干了两年农活儿。1970年春与知青贾明艳结婚,借住老乡家里。1970年冬到巨力河公社治兴屯开展“一打三反”运动。1971年抽调扎鲁特旗斗批改办公室工作。1972年提干,到旗委宣传部从事新闻报道工作6年。1977年冬参加高考但放弃去通辽师范学院上学。1978年到河北省涿县化工部化学矿山规划设计院工作,1984年考入化工部化工管理干部学院,1986年毕业分配到北京职业病研究所工作。1989年调入国家科委(科技部)系统,先后在中国技术市场管理促进中心、国家科委办公厅、机关服务局工作。2008年退休。

19贾明艳:北京师大女附中高三毕业生,196811月到永乐村三队插队。在大田里播种、薅草、耪地、割谷,冬天搂草、砍柴火。1970年春与知青李振常结婚,借住老乡家。1970年冬,到巨力河公社开展“一打三反”运动,在军宣队办公室当秘书。1971年进驻扎鲁特旗医院开展运动。1972年参加旗里举办的师资培训班,先后到鲁北镇二完小、鲁北中学当代课老师。1975年招工到扎鲁特旗手工业管理局下属五金厂当工人,转为城镇户口。后调手工业管理局当秘书。1978年参加高考,录取到吉林医科大学(今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院)医疗系学习。毕业后先后到北京市卫生局组织处、天坛医院、地坛医院、市卫生局科教处工作,20055月退休。后负责北京医学教育协会工作,20184月离任。

20金守中:男,北京八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二队插队落户。去时年龄18岁。曾务农、在小学任教。1975年病退回京,到第二运输公司工作。2010年退休。21林德中:男,北京太平桥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插队落户。

下过大田,任过教。19758月病退回京。

22马连贵:男,北京二龙路中学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初到永乐村三队插队落户。给小牛打过火印,在大田、菜园子干活儿,看过青。1971年或1972年病退回京,到园林局工作。23林景林:男,北京八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二队插队落户。

下过大田,参加过赶运、出麻、打墙、修水库。197010月病退回京。1971年夏分配到北京汽车软轴厂工作。2005年退休。

24刘穗生:男,北京八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大队插队落户。干过大田、修水库、赶运、看过菜园。197110月招职工子弟到原铁道部建厂工程局,后改为中铁建工集团北京分公司。2005年正式退休。

25李保军:女,北京女八中1967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二队插队。1971年冬参加旗里的“一打三反"工作。可能是1972年冬招工到通辽柴油机厂。

26贾明珠:女,北京六十九中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初到永乐村三队插队。从事大田等农活儿。1979年离村转插至山西。27周全来:男,北京八中1966届初中毕业生。19688月到永乐村二队

插队。因身体原因于1969年病退回京。

 

附注:

座水点种:扎鲁特旗的气候在20世纪6070年代是十年九旱。1973年春夏数月无雨,土地干得厉害。那年国家号召学大寨,天大旱,人大干”。扎旗各公社生产队响应这个号召,社员和知识青年们拿起水桶扁担,从河里和机井取水,挑或抬到地头,在垄上挖许多小坑,埋上玉米种子,倒上水,用土埋好,最后用脚踩平。当年,小学的师生们也参加了座水点种”劳动。(东篱采菊公)

                                                               2018430

                                                             永乐村知青集体撰写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