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一碗白糖水的内心忏悔》——王恩洪  

2018-06-21 15:01:20|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碗白糖水的内心忏悔

 

王恩洪

 

韩凤池的文章提到当年幼小的他对我唯一的记忆是:“有一次,王恩洪大夫被请到家中给我母亲看病。他来去匆匆,前后只有十几分钟。炕上的那碗白糖水还冒着热气——那是我们家招待先生的“最高礼仪”——而他的背影却已经消失在小巷深处了。这个背影穿越了四十多年,一直让我记到了今天。”

    读到这段话时让我眼眶一下子含满了泪水,这是辛酸和自责的泪水。为了他家曾经的不幸境遇而辛酸,为了他被我刺伤的幼小心灵而内疚和羞愧。

    在那个天人共咒的年代,阶级路线和阶级斗争笼罩弥漫在本应和谐的中国大地上,人为制造社会矛盾,制造斗争,撕裂社会,泯灭人性。作为少不更事,思想单纯的我们被裹挟在强大的潮流中不能自拔。那时荒唐的唯成分论逻辑,地主富农世世代代子子孙孙仍被视为是地主富农,在政治上遭受歧视,在社会上没有平等的人格尊严。我作为医生,虽然看病遵循的是人道主义,不论“成分”,但是对于背负着地富黑名的人家,还是保持着距离,就像当年雅利安人对待犹太人,之间有一道无形的界限。于是就有了那一碗表达感激之情的白糖水,一碗不曾碰过的白糖水,一碗人已匆匆离去依然冒着热气的白糖水,一碗让幼小的受过伤害的心灵雪上加霜的白糖水和埋在心里四十多年那道无情的背影。

    韩凤池的姑姑是侯玉的夫人,老侯家在双龙泉也是个大户。他有个姐夫好像是参加了革命,后在南方某地某厂担任负责人,但是这些在那个无法无天恶人当道的年代都保护不了他的家庭——连刘少奇、彭德怀都保护不了自己,遑论区区小民?

    我自己已经记不得韩凤池说的这件事情,更记不得那碗白糖水。我能记起的只是当年他家院子总是与众不同的规整干净,和他父亲韩世元带有默然谦卑乡绅气质的模糊形象。但是我完全能够想象到并相信这样事情的发生,甚至完全能够模拟出当时的情景再现。不管当时的社会情势如何,我都无法原谅自己小人的心理和卑劣无情的举动。我不知他的父亲捱过了那个悲惨的年代没有,只知道他的母亲晚年得到了成器儿子的抚慰。如今他自己也年近花甲,对当年我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虽然他能理解,更能谅解,但是我自己的良心却告诉我:你并不善良。因为只有在别人危难中显现的善良才能称为真正的善良。

扪心自问:文革中的肆虐,除去制造者之外,我们自己没有一份责任么?

                          

王恩洪  2018412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