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雨夜牧马记》——李保平  

2018-06-29 08:38:34|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夜牧马记

李保平

草原秋天的景色美不胜收,蓝蓝的天空飘着雪白的云朵,雄鹰在高空中盘旋,绿绿的草地上、小土坡旁开满许多叫不出名的、颜色各异的小花儿。远处的蒙古包像颗颗白色的珍珠镶嵌在绿色的地毯上,好一幅靓丽的图画。

今天天气有点闷热,一丝风也没有,已然是下午了,蒙古包外依然一片寂静,狗儿们伸着长长的舌头,懒洋洋地躺在那儿晒太阳。一缕阳光斜射在蒙古包内,我和霍才(做饭大师傅)静静地躺在铺上,呆呆发愣地望着圆圆的棚顶。

一会儿霍才慢慢转过身看着我说:“都六天了,他们回家办事、拉菜的怎么一个都没回来?要说也该回来了,从现在起咱们的咸菜、酱可都没有了,只有咸盐了”。接着叹了口气说:“就剩咱俩,还有那300多匹马。白天夜里你一个人,可真够你呛!”(他指的夜里就是放夜马。俗话说马不吃夜草不肥,关键是防狼,狼多,马驹子又小)

我说:“白天不是还有你帮着一起圈马嘛,他们没按时回来一定有什么原因,要不也该回来了。得了,天也不早了,我圈马去了,顺便去坡上看看有他们的影子吗,今天你就不用和我上山了,在家做饭吧。”

说完我站起身走出蒙古包,从拴马桩上牵过菊花大青马,备上鞍子拿起套马杆跃身上马。“黑虎、德福!(我的两只爱犬)走了,圈马去了!”这小哥俩刚还懒洋洋地躺卧在那里,听到我的招呼,伸了伸懒腰,摇着尾巴欢蹦乱跳地跟了上来。这时太阳还有一杆来高,我骑马奔南山坡疾驰而去。

翻上一个小坡我拉住缰绳往坡前方看去,哇!太美了!

广阔的草原上流淌着一条像玉带一样的小河,还有一条蜿蜒曲直的小路一直伸向远方,远的看不到尽头。河沿两旁白白的羊群,五颜六色的马儿、牛儿,悠闲地吃着草,蒙古包上空燃起一缕缕炊烟,晚霞照在蒙古包上,发出金子一样的光芒。这像诗一般的美丽画卷展现在我的眼前 ……

    不由地我向远方的路眺望过去,没有任何人和车的影子,只能望见远远的高空上雄鹰在翱翔盘旋。

不好,天际边有一片乌云正悄悄向这边慢慢涌来,草原上的天气就像小孩儿的脸变化无常,此时我无心继续观赏美景,300多匹马天黑之前必须得圈回来。“快!黑虎、德福,跟上!”我向着马群的方向疾驰而去……,我接连换乘了三匹马,终于把马群圈回来了。霍才帮我清点马匹数量,还好一匹也不少。

在清点马匹时我趁机抓了一匹适合夜骑枣红马。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们点起了煤油灯,暗黄色的灯光照在我俩脸上,隐隐有些伤感。“吃饭吧。”霍才边说边从锅里把小米饭盛在一个碗里,撒上一点盐,又放了一点儿水搅一搅,给我和他各盛了一碗这样的小米饭。“吃吧”,“就这!”,“对呀!我不是说过只剩下盐了。”

我楞楞地看着他,没再说什么,端起碗吃了起来。就这样吃一口饭沾一下盐水。也许是下午圈马跑的太累也太饿了,我吃了两大碗,感觉吃得还是很香。

霍才边收拾着碗筷边对我说:“刚我出去,看见北边的乌云越来越厚,晚上一定得下雨,可能雨还不小。穿上雨靴,把手电筒换上新电池,穿厚点,后半夜冷,一会儿再沏点红茶多放些茶叶带着,免得晚上困。”我说:“谢谢大哥的关心,放心吧,这几年夜里放马赶上下雨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没事儿。”我边回答着边收拾晚上的行装。“可每次晚上都两个人呀!”他嘴里嘟囔着……

烧水喝茶。“对了,今晚狗我就不带了,天黑又下雨,我怕马炸群。”我边说边往火塘里扔着牛粪,火塘里的火更旺了,火光映在我俩脸上,我们互相看着看着不约而同地笑了,也不知什么原因,笑得那么的开心。

天黑了下来。我骑着马赶着马群向南山洼深处缓缓而去。天儿越来越黑,有点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空气把人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雨快要来了。我赶紧骑马赶到马群的最前面,在最前面能做到心中有数。一般到了夏天马儿吃草会迎着风走,但到了冬天会顺着风走,300多匹马一拉开,前后有二、三百米长。

转眼间,风从北边刮了过来,雨点随即散落下来,狂风夹杂着暴雨一起倾泻而下。大大的雨点打在脸上生疼,我大声地叫喊着,给马群壮胆,让它们知道在这狂风暴雨之夜,有我跟它们在一起别怕!

我骑着枣红马围着马群上下左右地转着,天黑雨大看不见就把马拉住,闭上眼睛静静地听,在上边、在左边……

这一夜我骑在马背上一刻也不敢下来,如果下来马鞍湿了。

出来时可能茶叶放多了,加上在狂风暴雨、雷电交加的夜里放马护马,整夜没有感到困意,终于度过了这艰难的一晚。

天渐渐亮了,雨也终于停了。太阳照在草地上、山坡上,照在挂在小树梢上的水滴上,发出晶莹透彻的闪闪亮光,仿佛我骑马穿行在天宫仙境里。

我抓紧清点马群,马驹子一个都不少,大马个个吃得肚子鼓鼓的。我拍了拍大枣红马:“伙计,今晚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第九天头上,终于把战友们盼回来了,他们还拉回来一只羊和不少酒。我和霍才也结束了三天只有咸盐的日子。这天我们就像过年一样——宰羊的宰羊,洗菜的洗菜,大家脸上都挂满了笑容,每个角落都充满了欢乐。

傍晚我们架起篝火,大家围坐在火旁,说着、笑着、吃着、喝着、家长里短的唠着。

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

“保平,都准备齐了吗?”

马倌儿巴图喊着,

“好啦!走吧。”

我俩骑上马,带着微微的醉意,向着马群的方向策马而去。

今夜又得和我们的伙伴——马群一起度过了……

             2018426日于北京

说明:本文作者李保平是曾在扎鲁特旗巨日合镇兴隆地大队插队的北京知青,在兴隆地大队有着六年的牧马经历。这只是其中一例。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