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往扎鲁特草原的826专列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还有“集结号”.....xiaojianfan

 
 
 

日志

 
 

《新立屯知青集体户简史》——执笔人:李旗 王乃显  

2018-06-09 12:13:06|  分类: 1-2.8简史先睹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立屯知青集体户简史

 

1968826日,北京赴内蒙古自治区哲里木盟插队的一批中学生登上了北去的列车,一路风尘,经过三天火车、卡车、马车的转程,来到了塞外草原,这些人被知青办安置在扎鲁特旗巨日合、香山、工农三个公社。其中北京市第二十八中学的17名初高中同学被安置在巨日合公社新立屯大队。这个集体户自1968年~1973年陆续安置了21名知青。

到今年826日是我们插队整整五十周年的日子,半个世纪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回忆过去,如同品味一杯无奈的苦水。无论如何,那段绝无仅有的历史过去了……

 

自愿组合集体户

 

经过1966年至1968年两年的文革运动后,北京各中学萧条冷落。有的同学征兵走了,有的招工进了工厂,有的到边疆生产建设兵团,还有的到偏远农村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其中的苦乐艰辛当事人最清楚。

插队落户的学生集体组织一开始叫“知识青年小组”,后来被称为集体户。我们的集体户是自愿组合的——19688月,在学校开完上山下乡动员会后,十几位同学在校园里巧遇,因为没有参与文革运动中的派性斗争,彼此带着一种亲和的感觉,很快就形成一起去农村插队的想法,有了同在一个集体户的愿景。我们很快找到当时内蒙来校招人的负责人李勤(男),报了名,并提出了在一起的要求。我们的集体户就这样形成了。

1968828日,经过三天奔波劳累,终于来到了幻想中“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来到了我们的新家——新立屯。大家从两挂马车上跳下来,眼前是新立屯大队部(当时称作社宅),一排平房,木门木窗,自西向东是会议室、会计室、门厅过道、书记室、小卖店。院内拴马桩系一匹蒙古白马,后臀几朵黑花点缀,是大队书记专享坐骑。大队党支部书记韩明山、大队长王树林、指导员林苍、会计李春荣、保管员宋振堂、民兵连长王凤岐等一干人团团围住新来的青年。

我们集体户的17名青年人将在这个领导班子的指挥下成为这个村的社员!一种新的生活开始了。过去在父母和老师呵护下,享有一种安全感,而现在的日子没有一点心理准备,茫然四顾不知所措!

集体户女生临时安置在五保户老人的院里,三间土房两铺炕,中间是食堂。男生住在临时腾空的仓库里,一铺大炕两间房。

当时新立屯村里有72家农户,大约2000只羊、100匹马和若干牛,有土地千亩。

集体户就在群峰环绕的山脚下。山不高,其实是丘陵。朝南的一座山峰顶部有突起的岩石,是我们每天出门第一眼看到的景色。上面没有树,只有一块硕大的岩石。我们闲暇时会登上去,站在岩石旁向南方远望,那里有我们不能归去的家。

 

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知识青

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按照当时的最高指示,这些所谓知识青年既不懂农业生产流程,也不会使用劳动工具,更没有在农村生活的经验,只能听之任之地付出全部体力。时常发生镰刀割手、锄头伤脚的事故。加上营养缺乏,体力透支,有的知青患上了黄疸型肝炎。农村缺医少药,患病的知青只能回京治疗休养。

农业劳动是简单的体力劳动,知青和本地农民在体力和劳动技能上有着很大差别。同是一种劳作,知青力不从心,或者只能勉强跟上本地农民,在工分分配上也就常常低于农民。一般每天要低12分(满分10分)。

在早起晚归的艰辛劳作中,知青们逐渐认识了草与苗的区分,懂得了春种秋收的规律,也了解了放羊放马放牛的的技能。由于不甘心于贫困落后的状态,知青们自发地搞起了科学种田,引进了新品种,试制520农药。在日常生活中,学会了烧火做饭、种菜养猪、搂柴磨面,基本适应了农村生活。

知青利用业余时间搞520农药实验,没有实验室就把自己的宿舍当做实验室,封闭好门窗,点燃硫磺熏蒸,消毒后进行接种。徐安林、李旗、王乃显日夜监控温度湿度变化,不辞辛苦。

刘颖娟通过在黑龙江的同学寄来优良大豆品种进行试种。徐安林自费购来优良小麦品种,在集体户精心呵护下小麦长势良好,绿油油一片,却在一晚被闯进的马群当做了美味佳肴。

王乃显利用年终分红的钱买了一台照相机,为集体户留下了永久的纪念。他还自学中医针灸,制作耳针探测器,在自己身上练习针刺,为当时缺医少药的同学和社员扎针治病。

董久迪自备针灸包,经常到村里和牧区为社员和牧民治病。经他治疗,有的卧床不起的牧民竟然可以下地干活儿了。牧民十分感激他的医术。那时为了体验针感和效果,董久迪用三寸长针扎进自己的中脘穴、合谷穴、透后溪穴,还请同学帮助针刺哑门穴,回想起来十分危险。

在冬季农闲时,女知青向社员学习做布鞋,从打袼褙到纳鞋底、做鞋帮上鞋,一双穿着合适的布鞋做成了。穿在脚上轻巧灵便,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学会了自制大酱,用玉米黄豆炒熟糊烂,团成团、发酵、破碎下缸。等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吃到可口的大酱了。

当地不产食盐,供应的食盐价格贵,除了人吃,马牛羊也吃。而内蒙古有天然的达布苏盐池,如同冰雪般的食盐取之不尽。村里组织去达布苏盐池拉盐,也有知青参与。一路上穿山越岭,野炊河套,暮宿荒滩,历尽了不一样的艰辛。

由于农村交通不便,文化生活十分落后。看报纸、接信件都是邮递员骑马送来一大抱,积攒了不知多久。要看电影,要等到放映队下乡时才能如愿。每次看电影,在大队部院子里挂上银幕,社员自带小板凳坐满院子,一直看到天亮。遇到好看的影片时,书记一声令下:再演一遍!第二天全体社员放假,晚上接着看,直到看完所有的影片才算完。

村里有自己的戏班子,吹拉弹唱凑在一起可以演出一些剧目。知青来了以后也加入其中,过春节时为社员演出了自己排练的节目:革命史诗《东方红》片段。

为了探求知青在农村的现状和动向,集体户组织附近集体户的知青开展考察活动。目睹了一些集体户知青和社员结婚、集体户分裂的情景,同学们归来后集中开会讨论,深有感触!得出的结论是:不能结婚!不能分户!

 

团结奋进,永不分户

 

对知青同学来说,集体户是个温暖的家,每天劳作归来,洗漱之

毕,可以面对简单的一卷行李,长吁一口气,那里便是承托自己疲惫身心的地方。每日在饭厅集聚,无论是大葱蘸酱还是水煮牛胯(是被狼吃剩下的牛胯,狼一般喜欢喝血吃肠),这里都洋溢着一种集体的快乐。端着盛满小米饭的饭碗,谈笑风生。今日干活劳累了,一句地方话“累屁了”就放松了许多。人人心里都明白,这是在过劳动关,按当时的说法要脱胎换骨!喊累就是不过关,就是资产阶级思想作怪!到了晚上,钻进热炕被窝一梦到天亮,很少有失眠睡不着的时候。

同学之间相互帮助。谁有困难或生病了,都会有人主动关心。药

箱里的药品是大家凑起来的,哪个同学有了皮外伤,或是感冒了,都会得到恰当的医治。

在集体户里经常谈论着如何改变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和远景规

划,考虑为村里打一口大井解决缺水问题,考虑解决吃白面问题……渐渐黯淡了解放全人类的早期志向!

经过时间的考验,“集体户”越来越成为每个知青不可离开的家!因为在同学的脑海中有一个共同信念:我们需要集体!像草原上的牛羊一样离不开群!离开了集体户就是孤独,就是毁灭!

 

新立屯的好书记韩明山

 

新立屯当时是巨日合公社的一面旗帜,书记韩明山是村里的掌舵人!来过新立屯的人都知道,在20世纪60年代那样的落后偏远小村庄,竟有电灯!全村农户无论官职大小、无论老弱尊卑,房子院落大小都是一样的。村中央一条笔直大道树立灯杆照明,大道两侧农家户户井然有序,院落整齐排列。基本是家家安居乐业,其乐融融!就说工分,每个标准劳力一天分值是10分,价值大约一元左右。每年每个农民年底分红,除去口粮钱,大约还能够领到500元左右,这在当时是可观的财富!知青亦然。

韩明山是解放战争时期的军人,随部队转战到广州,转业后回到故土。毕竟是见过大城市的人,思想先进,敢作敢为,把个小村庄治理得井然有序。他对知青上山下乡也有独到的看法和做法:

1、在知青未到之时,他在社员大会上说:知识青年是来锻炼的,呆不长久,哪家也不许和知青谈对象!

2、用知青安家费给知青盖了两排十四间带走廊的宿舍。笔者当时问过韩书记,为什么盖这么多房子?他说:你们呆不长,以后做库房用。

3、知青到达村里时,大队在会议室设宴招待知青。以后每月杀一只羊作为知青的营养补充。粮食不够吃可以找韩书记特批补充。为了知青身体健康,大队给每个知青赶制了一条20斤重的羊毛毡,隔潮隔热,温暖知青心。

4、支持知青各项有益活动,例如试验田、文体活动、自留地等。知青的要求基本上有求必应,他本人节俭清廉,大胆治理全村,使村貌村风焕然一新,社员生活安康幸福。

                                                                      执笔人:李旗 王乃显

                                                                   2018425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